活动资料

  

一、本资料系廊仲发展圆桌会议录音资料整理为书面文本,本资料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会的观点和看法。

二、本会不对所载内容、数据以及他人提供的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也不对相关内容的任何错误或遗漏负任何法律责任。

三、本资料所刊载的各类形式(包括但不仅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的作品仅供参考使用,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四、本会整理的文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及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本会联系。

五、本会发表内容未标明出处的,请联系我们补正原文作者和出处。

廊坊仲裁委员会

Langfang Arbitration Commission

廊坊仲裁委员会(简称廊仲,英文名称Langfang Arbitration Commission,英文简称LAC)成立于2012年,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在中国廊坊设立的仲裁服务机构,旨在有效的为当事方提供独立、公正、高效、经济的争议解决服务。

委员会负责廊仲的管理,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及委员由法律、贸易、金融等领域的专家和学者担任。

秘书处系廊仲日常办事机构,执行委员会决议、处理日常事务及进行案件管理、仲裁制度研究和推广工作。

廊仲旨在促进仲裁及其他替代性争议解决机制的采用和推广,尽一切努力以多种方式确保替代争端解决程序的公正性。

廊仲承诺在诚信正直的基础上, 致力于创新, 奉行以更高的标准服务各方,公平、公正地对待接触的所有人, 把解决有着不同观点、经验和背景的当事方之间争端作为努力实践的目标。

我们认识到多元化的协作力量、国际化的仲裁员名册、多领域化的委员会与秘书的重要作用, 并承诺尊重和增加我们各项工作中的多样性。

廊仲始终坚持主动参与到经济发展中,深入了解市场各方争端解决方面的需求,把加强投资者保护、建立友好型营商环境作为仲裁服务的核心价值。

融通市场各方,对接国际商事纠纷解决机制,学习国际先进仲裁机构的成功经验是廊仲一直的追求。

廊坊紧邻中国河北雄安新区,是北京、天津、河北城市群的地理中心,更是京津雄三角区的中心和重要节点城市,承载着京津冀科技研发及成果转化、聚集战略新兴产业和现代化服务基地,北京新机场国际门户重要功能区等主要功能,已经成为中国北方投资和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域,也是商事仲裁的理想场所。

Langfang Arbitration Commission (referred to as LAC) is a social service organization established in Langfang, China in accordance with the Arbitration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order to provide independent, impartial, efficient and economic dispute resolution services to the parties.

Committee is responsible for the management of LAC. The chairperson, Vice chairperson and committee members consist of experts and scholars in the fields of law, trade, finance etc.   

The Secretariat is responsible for execute committee resolutions, handle daily businesses, manage cases, research and promote arbitration system.

LAC aims to improve the adoption and promotion of arbitration and other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s and to make every effort to ensure the impartiality of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procedures in a variety of ways.

LAC promises to innovate on the basis of honesty and integrity, pursues serving all parties with higher standards, treats all persons in contact fairly and impartially, and regards resolving disputes among parties with different perspectives, experience and backgrounds as the goal to work toward.

We recognize the important roles of pluralistic collaboration, international panel of arbitrators, multidisciplinary committee and secretaries, and we commit to respect and increase the diversity in our work.

LAC always insists on taking the initiative to participate in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deeply understand the needs of the market parties to resolve the dispute.To strengthen the protection of investors, and to establish a friendly business environment is the core value in arbitration services of LAC.

Intermediating all parties in the market, bridging international business dispute resolution mechanisms, learning successful experience of international advanced arbitration institutions is our pursuit.

Langfang adjacent to the Hung an district, is the geographical center in Beijing, Tianjin and Hebei urban agglomeration. It is also the center and important node of Beijing-Tianjin-Hung an region, carrying the key function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achievements transformation in Beijing-Tianjin-Hebei region, the aggregation of strategic new industries and the modernized service base, and important function area of Beijing New Airport, which has became the core area of investment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North China, and also the ideal place for commercial arbitration.


协力仲裁发展 服务区域经济

——廊仲发展圆桌会议

一、会议概况

圆桌会议的实质是共邀法律界、政界、商界、学术界、新闻界等各界杰出专业人士,搭建发布新见地、分享新理念的平台,撞击思想、发布信息、沟通情感,与我们协力仲裁发展 服务区域经济。 

二、举办目的

密切联系各个行业、各个领域的发展实际,搭建长效沟通研讨平台,交流发展思路、企业规划、工作经验,互相学习、共同成长。

三、会议组织

主办单位:廊坊仲裁委员会,并且根据不同的会议主题邀请相关政府部门、司法监督机关、行业协会、企事业单位(包括合伙组织)、金融机构等共同举办。

四、参会人员

本会议将汇集廊坊各界人士,阐述、交流关于法律、仲裁、管理等各行业的新见地、新思想、新问题。不论年龄、职业、学历、性别、背景,只要您有想法,敢于表达,喜欢分享,请积极报名,我们期待着您。

五、公益性

旨在汇集各界人士(包括年轻人、学生)参与,得到知识和经验的共享,所有演讲嘉宾均义务免费提供演讲,所有场地均由主办单位免费提供,不向参会人员收取任何费用。


廊仲青年组织 

YLAC

廊仲自20165月发起青年组织计划以来,得到社会各界广泛支持。廊仲青年组织(以下简称青年组织,英文简称YLAC),旨在促进仲裁及其他替代性争议解决机制的采用和推广并为青年专业人士提供协力共进的平台,以应对法律界、商界在不同法域和文化背景下所面临的挑战。

YLAC计划包括撰写文章,广泛组织研讨会、座谈会及社交网络活动,加强与国内外高校、协会之间的交流互访等。

YLAC的宗旨

a.为青年专业人士(45岁及以下)提供平台,以便更广泛的交流仲裁领域的专业知识、想法和经验;

b.致力于非诉讼争端解决机制的青年专业人士建立社交平台,并为青年专业人士与经验丰富的从业者之间建立指导关系搭建桥梁;

c.帮助青年专业人士体验并深入了解廊仲的机构组织及仲裁规则和程序促进青年专业人士和商业顾问采用仲裁及其他非诉讼争议解决机制;

d.与法律、商业、教育组织及其他青年仲裁组织合作组织相关活动;

e.鼓励YLAC成员在廊仲网站和出版物上发表有关仲裁问题的文章;

f.在廊仲的媒介下建立YLAC子媒介或出版物,定期编辑更新。

目前廊仲青年组织成员已过百人,他们大部分是廊仲的年轻仲裁员和活跃在替代性争端解决领域的年轻仲裁人。希望廊仲的努力能让廊仲青年组织成员在YLAC的活动中有所收获、增进,扩大与国际知名机构、协会、律所、院校之间的交流与学习。

欢迎更多的年轻仲裁人加入到廊仲青年组织团队。

Langfang Arbitration Commission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LAC") has been widely supported by all sectors of the community since the launching of the Young Group scheme in May 2016. Young Group of Langfang Arbitration Commission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Young Group, English abbreviation is YLAC) aims to improve the adoption and promotion of arbitration and other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and to provide a platform for young professionals to work together to address the unique challenges faced by the legal and business communities across a diverse range of jurisdictions and cultures.

The scheme of YLAC includes publication of articles, organization of activities ranging from seminars and symposiums to social and networking events to strengthen exchanges and visits between universities and associations at home and abroad.

The objectives of YLAC are:

a. To provide a platform for young professionals (aged 45 years and under) to exchange expertise, ideas and experience in arbitration;

b. To provide a platform for young professionals interested in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to network among like-minded peers and to build mentoring relationships between young professionals and experienced practitioners;

c. To offer a hands-on way for young professionals to learn more about LAC as an institution and its arbitration rules and procedures and to promote the use of arbitration and other forms of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to young professionals and business advisers;

d. To organize events by working with legal, business and educational organizations and other young groups;

e. Encouraging members to write articles on arbitration-related issues for publication on the LAC website and in LAC publications;

f. Establishing and maintaining a YLAC affiliate media or publication on the LAC media or publication and exercising editorial control over the content of such media or publication.

At present, YLAC has more than 100 members, most of whom are young arbitrators and young arbitration practitioners active in the field of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We hope that LAC's efforts will enable YLAC members to gain and improve in YLAC activities, and to expand exchanges and learning with international renowned institutions, associations, law firms,schools and universities.

We welcome more young arbitrators and young arbitration practitioners to join YLAC.

首届陆港两地仲裁实务研讨交流会

FIRST MAINLAND & HONG KONG ARBITARTION PRACTICE DISCUSSION FORUM

会议议程 

Agenda

发言人

Speakers




吕志豪 先生 Mr Eric C.H. Lui

香港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现为香港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负责本所的银行及金融业务。吕律师对银行及金融交易事务有着丰富的经验,特别是专门为跨境项目融资担任顾问工作,并协助客户就担保贷款及无担保贷款所涉及的各个方面问题提供专业的法律意见及支持,覆盖的项目包括双边贷款、银团贷款、并购及航运融资。吕律师曾参与无数涉及中港两地合资和收购的项目,亦曾代表多家中国内地企业及香港公司处理各项有关银行、保险、证券、房地产投资及航运的法律事项。在企业融资方面,吕律师协助很多国内民营企业进行改组,在香港及海外的证券市场上市。

加入本事务所之前,吕律师曾是中国银行(香港)的高级法律顾问。吕律师及他的团队为包括中国银行、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中国建设银行(亚洲)、中国工商银行(亚洲)、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国家开发银行及中国招商银行等多家中资银行提供法律服务。

吕律师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香港律师会、土地审裁处(大厦管理案件)及香港调解资历评审协会有限公司认可调解员,英国特许仲裁司学会会员及婚姻监礼人。吕律师同时也是司法部委任的中国委托公证人。

    吕律师经常获邀出席中港两地的法律专题讲座及大型的论坛,分享他对金融,银行,中国事务,企业融资,收购合并及争议解决等方面的宝贵意见及经验。


彭立松 先生 Mr Lisong PENG

锦天城(北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彭立松律师是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彭立松律师于2001年至2010年在北京仲裁委员会工作,职务处长。

彭立松律师目前担任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唐山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北京仲裁委员会调解中心调解员、中国房地产业协会调解中心调解员。

    彭立松律师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并获得法学学士学位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并获得法学硕士学位。

    在北京仲裁委员会工作期间,彭立松直接参与办理建设工程、房地产、公司、租赁、合作投资等各种类型的仲裁案件近400件,审核各种类型的民商事仲裁案件仲裁裁决文书2000余件。

    从事律师工作以来,彭立松律师代理了多起重大诉讼和仲裁案件,涉讼的工程包括高速公路、市政道路等基础设施工程;大型汽车工业厂房、工业管道建设工程;商业综合楼、博物馆等建设工程;住宅小区建设工程等。此外,彭立松律师还代理多家台商在大陆的电子元器件、精密机床进出口贸易等诉讼或仲裁,均取得良好效果。

    彭立松律师作为仲裁员曾经主持审理了全国首例出口信用保险仲裁案,争议金额超过亿元。

    彭立松律师长期从事建设工程、房地产开发、合作投资案件的仲裁与诉讼工作,熟练掌握建设工程、房地产开发所涉的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等规定,积累了丰富的建设工程和房地产开发纠纷处理解决的经验与技能,特别是总结了许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谈判、订立、施工、进度款支付、竣工验收、工程结算、保修各个阶段应注意事项及风险防范方法与措施,擅长建设工程索赔实务,对索赔项目的提出、索赔金额的计算、索赔证据的收集和索赔诉求应满足什么条件才能够尽可能地获得支持等方面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深入的研究。

    彭立松律师还担任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房地产经纪公司、工程建设公司、工程监理及咨询公司、物业管理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在为房地产开发公司提供日常法律顾问工作之外,还专门为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展业务涉及的合同示范文本的制作进行过专项服务。

    彭立松律师曾参与最高人民法院、建设部等国家部委多个课题调研及规范性文件的起草工作,发表过多篇建设工程仲裁方面的文章。


  女士 Ms Jing LIU

北京市环中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

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刘律师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硕士,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第一届法学学士,刘律师还曾作为交换合伙人前往美国某知名律师事务所交流访问六个月。

刘律师的主要执业领域为国际贸易、公司与投资、合同法、特许经营和商事仲裁。

刘律师在解决国际商事争议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处理了数百起商事诉讼和仲裁案件,包括根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仲裁委员会、武汉仲裁委员会、上海仲裁委员会、国际商会仲裁院、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吉隆坡区域仲裁中心及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等进行仲裁的案件。

刘律师社会兼职,包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巴黎工商会仲裁院仲裁员、海峡两岸仲裁中心仲裁员、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院仲裁员、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国际商会专家律师团成员、第八届北京市律师协会仲裁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第七届北京市律师协会国际贸易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等。



董绪公 先生 Mr Xugong DONG

四川东方大地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级律师

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董律师现为四川东方大地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级律师,中国法律援助中心和四川省法律援助中心首例法律援助案件的承办者。

董律师同时为四川大学法学院研究生导师;中国仲裁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国际经济贸易委员会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工作小组成员,并两次作为中方观察员参加在联合国总部召开的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工作会议;中国海事、北京、廊坊、广州、武汉、贵阳、成都、石家庄、长沙、台州、钦州、凉山、泸州、德阳、资阳、攀枝花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他撰写和发表有关于紧急仲裁员制度、仲裁中的第三方资助、海商法修改、“一带一路”仲裁机制的建立等大量仲裁探讨的论文与文章。




张振安 先生Mr Zhenan ZHANG

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张振安律师为协力高级合伙人,工程师职称,同时担任上海进出口商会副会长;主要从事双反(WTO)与海关法、美国337调查与知识产权、贸易壁垒调查、反垄断法、国际贸易和海商法、国际商务和国际投资仲裁和公司法等法律事务。
    张振安律师曾在宝钢(上钢三厂,1986年开始)工作14年:6年技术(工程师),7年国际贸易和海运(市场部经理、海运部经理和出口部经理)和1年法律顾问(宝钢国贸)。
    执业后,在美国所工作2年,中国所工作12年。代理过众多仲裁诉讼等案件:250多起国际贸易、海事海商和外商投资等案件的仲裁和诉讼案件,涉及到:贸仲、上海贸仲、上仲、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和伦敦仲裁等;
100多起反倾销等贸易救济调查案件;50多起经营者集中申报等反垄断案件和境内外投资项目。

张振安律师为商务部聘请的专家律师库成员(三个子库),主要负责:WTO与区域贸易协定”、“美国337调查”和“贸易壁垒调查”三个方面的法律支持服务;中国人事保障部中国留学人员回国创业专家指导委员会创业导师。
        张振安律师同时为 24个仲裁机构仲裁员, 包括8个国际仲裁机构(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马来西亚吉隆坡区域仲裁中心、墨西哥仲裁中心、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维也纳国际仲裁中心、西班牙巴塞罗那仲裁中心、西班牙仲裁院、捷克共和国仲裁院) 16个中国仲裁机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深圳国际仲裁院、上海、廊坊、常州、南昌、合肥、广州、哈尔滨、武汉、大连、长春、连云港、重庆、青岛等市仲裁委员会)。


  先生Mr Ping ZHAO

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级合伙人

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赵平律师是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海分所主任,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赵平律师专注于争议解决法律服务领域,拥有八年的法院审判工作经验,对民商事争议案件有精深的理解和把握。凭借出色的战略性整体诉讼方案设计能力和诉讼技巧,赵平律师能在代理的民商事案件中最大程度地维护客户的利益。赵平律师尤其在处理跨地域的案件中有独特优势,深刻理解跨地域案件的特点和核心问题所在,在代理的上汽集团、比亚迪、中宝科控、上海电信、复旦光华等公司的系列案件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赵平律师在非典期间处理一起涉及某大型电信公司被某法院违法执行案,历经四级法院,终于纠正了违法执行行为,取得了完美的效果。

赵平律师曾获得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硕士学位、美国芝加哥肯特法学院国际比较法学硕士学位,以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

赵平律师担任的主要社会职务包括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仲裁委员会、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马来西亚吉隆坡区域仲裁中心、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仲裁委员会等境内外仲裁机构的仲裁员;上海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律师协会国际贸易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中国政法大学上海校友会会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国际贸易和知识产权保护协会秘书长;美国芝加哥肯特法学院上海校友会副会长等。


徐凯怡 女士 Ms Heidi H.Y. Chui

香港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现为香港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诉讼及争议排解部门的主管律师。徐律师是香港律师会仲裁员、中国司法部委任的中国委托公证人,亦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香港律师会及土地审裁处(大厦管理案件)的认可调解员、英国特许仲裁司学会院士,同时也是婚姻监礼人。徐律师现为香港律师会仲裁事务委员会委员、“一带一路”委员会委员、专业水平及发展常务委员会委员、会员服务常务委员会委员。徐律师连续五年为《两岸四地青年律师论坛》的主讲嘉宾及筹委会成员。 徐律师亦是中国仲裁法学研究会房地产仲裁研究专业委员会特邀研究员。

徐律师于2016年荣获International Law Office Lexology 颁授2016Client Choice 「香港最佳诉讼律师」奖, 並獲 《亞洲法律雜誌》提名2017 「年度最佳爭議解決律師」及「年度最佳女律師」大奖。

部分活动发言刊登:

程文:尊敬的各位来宾、朋友

大家下午好!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在这丰收的季节,我们迎来了首届“陆港两地仲裁实务研讨交流会”的举办。

首先,对香港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吕志豪先生、徐凯怡女士促成本次活动作出的努力表示感谢,对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各位翘楚的到来表示欢迎。

再次,对国内仲裁界知名律所、仲裁大咖:

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主任赵平先生

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张振安先生、

北京市环中律师事务所刘净女士、

四川东方大地律师事务所董绪公先生、

锦天城(北京)律师事务所彭立松先生

对本次活动的鼎力支持表示感谢。

对京津冀区域各大型律师事务所:

河北张克锋律师事务所张克锋主任

河北红杉律师事务所王瑾副主任

河北若石律师事务所主任李侠主任

河北律绎律师事务殷海龙

河北乾翔律师事务所孙艳利主任

产业遍及全球的廊坊本土企业新奥集团郜志新老师;

华夏幸福基业张燚老师;

以及廊坊师范学院 副教授贾春华老师

对各位仲裁员对廊仲工作的支持,表示诚挚的谢意!

感谢大家在这样一个金色时节,来廊坊、与廊仲仲裁界的新老朋友共同相聚,共话仲裁

在此,我谨代表廊坊仲裁委员会,向各位与会来宾和各界朋友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廊仲介绍

廊坊仲裁委员会(简称廊仲,英文名称Langfang Arbitration Commission,英文简称LAC)成立于2012年,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在中国廊坊设立的仲裁服务机构,旨在有效的为当事方提供独立、公正、高效、经济的争议解决服务。

委员会负责廊仲的管理。

秘书处系廊仲日常办事机构,执行委员会决议、处理日常事务及进行案件管理、仲裁制度研究和推广工作。

案件情况

截止目前,廊仲已受理案件300余件,涉案总标的近40亿元人民币,案件从组庭到裁决的做出平均处理时间36.47天。

仲裁员情况

廊仲目前聘有仲裁员237名,分别来自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国台湾地区以及英国、美国、俄罗斯、新西兰、土耳其、新加坡、巴西等国家。均系法律、经贸领域的著名教授、研究员、高级经济师、高级会计师、高级工程师、大律师和在仲裁、审判、经济、管理等工作中经验丰富的专家。涉及的专业领域覆盖商业、金融、建筑、房地产、公司、海商、运输、广告、知识产权、国际贸易、电子商务、财税、域名、信息等方面。

我们诚挚的邀请更多的仲裁专家、学者以及致力于商事争议解决的相关人士成为廊仲的仲裁员,参与廊仲发展,协力仲裁事业进步。

规则修改

独立、公正、高效、经济是廊仲与当事方持之以恒追求的目标。作为程序管理核心的仲裁规则,是这一价值取向的具体体现。廊仲在总结五年的实践经验积累的基础上,于2016年5月启动了“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的修改项目”。

本次仲裁规则的修改将着力于积极借鉴国内外机构的成熟经验。收集对比国内外知名仲裁机构的相关信息并进行汇总分析,诚邀国际一线的仲裁专家学者组成项目工作组进行研讨论证工作,在尊重当事方意思自治与程序独立的前提下化繁为简,提升仲裁效率,充分考虑当事方的“用户体验”,力求赋予仲裁庭高度的独立及对案件的自主权,强调程序的可操作性,体现仲裁的灵活、快捷、和谐与经济;充分吸收各方的意见和建议,最大程度的推动廊仲程序管理的科学化、国际化,实现仲裁机构“轻度管理”。

投资仲裁专业委员会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和加速发展,中国河北雄安新区的确立,中国京津雄三角区,当然成为中国北方投资焦点。

廊坊紧邻中国河北雄安新区,是京津冀城市群的地理中心和重要节点城市,承载着京津冀科技研发及成果转化、聚集战略新兴产业和现代化服务基地,北京新机场国际门户重要功能区等主要功能,已经成为中国北方投资和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域。

廊仲始终坚持主动参与到经济发展中,深入了解市场各方争端解决方面的需求,把加强投资者保护、建立友好型营商环境作为仲裁服务的核心价值。

为推进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紧跟市场各方的投资和经济发展趋势,实现有效服务区域经济,发挥商事仲裁在一带一路倡议建设中的保障作用,廊仲向中国仲裁研究法学会提出申请,筹划设立“中国仲裁法学研究会投资仲裁专业委员会”承担起投资仲裁专业领域的学术研究工作。该申请于2017年3月31日获批。“投资仲裁专委会”的成立,成为廊仲正式步入专业学术研究领域的标志。

青年组织

廊仲也非常关注年轻仲裁人的培养和发展。2016年5月廊仲发起青年组织计划,2017年6月30日廊仲青年组织(以下简称青年组织,英文简称YLAC)正式揭牌。青年组织旨在促进仲裁及其他替代性争议解决机制的采用和推广,为青年专业人士提供协力共进的平台,共同应对法律界、商界在不同法域和文化背景下所面临的挑战。

目前,青年组织已经发起、参与多次国际交流和培训活动,希望廊仲的努力能让青年组织成员在活动中有所收获、增进,扩大与国际知名机构、协会、律所、院校之间的交流与学习。

欢迎更多的年轻仲裁人加入廊仲青年组织、。

现状与展望

中国国内仲裁行业的发展在近年来呈现出国际化因素逐步渗入的态势。越来越多的中方或由中方实际控制的商事主体在国际贸易和投资活动中的案件争议选择国内仲裁机构作为争议解决机构,涉及中国当事方的国际商事仲裁案件回流至国内仲裁。

“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国内各自由贸易试验区纷纷的建立,客观促使国内仲裁机构应当尽快提升涉外法律服务的国际化进度,增强管理国际商事仲裁纠纷的竞争力。国际仲裁已经成为了国内仲裁机构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业务发展方向。

融通市场各方,对接国际商事纠纷解决机制,学习国际先进仲裁机构的成功经验是廊仲一直的追求。

廊仲将紧紧围绕国家经济发展战略的需要,坚持独立公正和国际化发展的道路,主动适应新形势,创新发展思路,以应对国内外仲裁市场的竞争和挑战。我深信,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和学习,一定能营造京津冀甚至是中国北方区域法律界、商界、仲裁界的新环境、新局面。

最后,预祝本次活动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张凯:认识吕老师是在两个月之前。没想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有幸邀请到吕老师,以促成此次活动。

吕志豪:谢谢各位,首先我代表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还有我团队的几个律师谢谢廊仲邀请我们参加这一期活动。我是第一次到廊坊,廊坊这个地方我以前没听过,我第一次听到廊坊的地方是什么机会?就是几个月前,廊仲到香港去访问,其中来到我们所,我第一次知道廊坊这个地方,那一次程秘书长带领很多廊仲一些仲裁员来到,对我的印象很深,我记得他们问了很多问题,最初我以为他们来只是做个拜访,很客气地大家聊聊天就算了,但是那天是一个很认真的交流,问了很多问题,对仲裁方面的问题,香港是怎么做仲裁等等大家做了很多交流,对我来说印象很深;还有印象很深的一个地方就是他们也介绍了廊仲的工作,廊仲规则等的东西都拿出来给我看,我看到廊仲,对仲裁非常认真,还有他们仲裁员来的时候给我的感觉是,他们对仲裁很有热情,很有passion,包括今天也看到,它们很多东西都是双语的,你看今天的First Mainland & Hong Kong Arbitration Practice Discussion Forum,可是他们给我看了他们的rules,规则有中文有英文的,这个真是不容易。刚才程秘书长也说到了廊仲的仲裁员的专业性国际化,还有他们对仲裁的体验的感受,是非常重视的,我还记得那天跟我们分享他们做了一个仲裁,从立案到仲裁完成,只是用了几个小时,这个给我的感受很深,因为我很少看到有一个仲裁委员会这么强调国际化,这么强调专业性,这么强调用家的感受,所以这对我来说感受非常深。没过几个月,他们邀请我们来到廊坊,所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亲自感受一下廊仲的情况。

今天这一个题目叫首届陆港两地的仲裁实务研究交流会,我觉得有一点仲裁与诉讼最大的区别,仲裁是没有办案区域的、没有界限的,大家都可以走在一起,只要你做仲裁的,可能你是中国的律师,英国的律师、美国的律师、澳大利亚的律师也有机会走到一块,因为整个仲裁跟诉讼不一样,诉讼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做当地的jurisdiction,通常会见到当地一些律师,但是仲裁的好处是什么律师都可能会见到,所以我还喜欢做仲裁,也很喜欢参加仲裁的活动,从活动中你有机会认识很多不同地方的律师,也有很多不同地方的朋友。今天来到这里,我也代表我们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我也很简单介绍一下,其实我们所在香港是从1978年来已经开始到现在算是本地历史比较强的律所,我们所除了诉讼和仲裁以外,也有很多非诉的工作,我们也做很多公司去香港上市、发债、收购合并等等,但是仲裁是我们其中一个比较关注的一个业务,原因在哪里?原因是我们香港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其实历史在法律方面可能在仲裁的历史也有一定的历史,也有一定的规模,但是其实香港这个市场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因为我们只是关注在香港的争议,其实我们没什么发展,所以我们香港为什么要做仲裁呢?我看仲裁就是可以将全世界特别是中国市场这么大,将这的争议都拿到了香港去解决,主要是看我们为什么要发展仲裁的原因,所以你会看到现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这十几年不断发展、推广,都希望全世界的问题都拿到香港去解决,所以我们所对仲裁的业务也是非常看重,因为我们觉得我们只是一个本地的律师事务所,只是解决本地的问题的,没办法将我们走向国际性的,所以我们整个部门做Arbitration,从十几年开始,我们一直都是侧重在仲裁方面,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市场,因为这十几年我看中国大陆市场的发展,另我们可能只是待在香港,一定要我们走到中国大陆去发展,所以仲裁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透过这个平台可以跟很多不同的朋友、不同的律师,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不同地方的律师,今天我们有从北京来的,从上海来的,从四川来的有机会去交流,有机会去面对不同的法律问题,大家对仲裁方面有不同的一些感,有一些不同的分享,大家都可以透过这个平台可以认识更多的朋友。今天我要做的不是一个专业的分享,主要是一个支持,所以我就不说多了,后面还有好几个从不同地方来的专家仲裁员对仲裁做了很多工作的一些不同所的合伙人,所以我将这些时间都留给他们,可以做一些更专业的分享,谢谢大家。

张凯:感谢吕志豪先生下面有请彭立松老师。彭立松老师一直支持廊仲工作,剩下时间先交给你。

彭立松:尊敬的程文秘书长。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应该说天随人愿,今天的天气非常的好,无论我们从上海飞过来的专家还是我们成都来的老师,还有我们上海来的大律师,都能感受到我们北京的天气是在逐渐的变好,不像以往是说北京来了就是雾霾。今天我们汇聚在京津冀的核心区——廊坊。

别的不多说了,我想我们进入正题,今天我想给大家来分享的一个话题是仲裁庭的权与仲裁范围,为什么要给拿出这个主题跟大家分享的。我想仲裁庭的权力来讲和仲裁的范围大家天天都在遇到,可能每一个仲裁案件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所以我再根据自己的一个经验和实践,总结了几个想法,拿出来抛砖引玉,跟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今天我可能用这20分钟的时间跟大家来讨论一下三个问题:一个是仲裁庭的权力;第二个是仲裁的范围;第三就是仲裁庭的权力与仲裁范围的关系。

关于仲裁庭的权力,我想首先大家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仲裁庭的权力的一个定义,那什么是仲裁庭的权力?我是这样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定义,仲裁庭的权力是仲裁庭对仲裁案件的程序及实体进行审理并作出决定或裁决的这样的一个权力,仲裁庭的权力区别于仲裁权,因为以前我们内地的很多专家研究过仲裁权,但是我今天来说的仲裁庭的权力,确实它的范围要小仲裁权的范围更宽广,仲裁权包括仲裁庭的权力和仲裁机构的权力,仲裁机构的权力就是比如说像受理仲裁的案件、收取仲裁的费用、对仲裁协议的效力和管辖权作出决定,指定仲裁员组庭前决定相关仲裁程序事项和撤销仲裁案件这样的权力,仲裁庭的权力就刚才我说的定义的范围。

第二个我想跟大家再说一下就是仲裁庭权力的来源,大家一提仲裁,权力来源在什么?大家都知道,它是一个协议授权为第一的,就是当事人的协议授权是仲裁庭的权力的第一最主要的、基本的来源,这在我们的仲裁法第四条有明确的规定,就是说当事人采用仲裁方式解决纠纷,应当自愿达成仲裁协议,没有仲裁协议,一方申请仲裁的,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这个条款就是规定了仲裁庭的权力来源于仲裁法规定的当事人的协议授权,协议授权的方式就是当事人去约定一个有效的、明确的仲裁协议,这是第一个来源。第二个来源就是仲裁机构的授权,这一点是比较少的去谈到,我为什么谈到仲裁机构的授权,比如说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会现行规则第六条规定说如有必要,仲裁委员会也可以授权仲裁庭作出管辖权的决定;北京仲裁委员会现行仲裁规则第六条第四项也规定,本会或者本会授权的仲裁庭有权就仲裁案件的管辖权作出决定。我们廊坊仲裁委员会现行仲裁规则第六条第四项也是作出这样的规定,就是当事人对仲裁协议效力或者仲裁案件的管辖权提出异议的,可以由本会或者由本会授权的仲裁庭作出决定,也就是通过仲裁机构在仲裁规则当中的对仲裁协议的效力管辖权的决定,作出这样的权力授权给仲裁庭的话,仲裁庭就获得了对仲裁协议效力和仲裁管辖权的决定权,为什么做这样的授权?因为仲裁协议的效力和仲裁权的管辖有时候会很深入,涉及到证据的认定、涉及到仲裁实体的审理,仲裁机构在没有去审理案件的时候,他没有办法更好地去查明相关的事实,不便于过早的做出一个决定,所以说一般来讲规则都会授权仲裁庭去获得仲裁协议和仲裁管辖权的这样的一个决定的权力。第三点讲一讲它的权力来源是法律赋予的权力,那么法律赋予的权力这个是怎么去看待呢?也就是说在我们的仲裁法第19条,仲裁庭有权确认合同的效力,也就是说,对合同效力确认的权力是法律赋予仲裁庭的权力,那关于第19条在之后我在讲仲裁的范围的时候,特殊情形的时候我也会跟大家再去从另外一个视角来去看待这条规定的它的含义及其适用范围。

第三个方面是法律的仲裁庭权力的保障,仲裁法第五条有这样的规定。当事人达成仲裁协议,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仲裁协议无效的除外。这一条是对仲裁权的一个基本保障,约定了仲裁,那就排除了诉讼的管辖权,那么仲裁法第26条也有这样的规定,就是说当事人达成仲裁协议,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未声明有仲裁协议的,人民法院受理后,另一方在首次开庭前提交仲裁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起诉,但仲裁协议无效的除外。这一条规定的是一个叫防诉抗辩权,同样是对仲裁权的保障,因为在我的仲裁实践当中这一两年遇到了两个案子,都是这样类型的,一方去提起诉讼了,没有声明有仲裁协议,法院受理了,也审了,有的作出一审判决了,发回重审了。二审的时候另一方又来仲裁机构去仲裁了,他觉得法院那块走来走去,它觉得不公正,它丧失了对法院诉讼的信心,又回头来仲裁了,这个时候另外一方恰恰就根据仲裁法第26条的后半部分的规定说你已经放弃了仲裁协议了,因为你已经诉讼了,实体审理了,作出一审判决了,这时候你还来仲裁,仲裁协议失效了,所以说我们也就是做出了这个裁决,就认为我们确实仲裁协议他就放弃了,所以说第26条的适用也是在实践当中会经偶然会遇到的。

第四点讲一讲仲裁庭的权力的内容,这个内容应该都体现在我们的仲裁法仲裁规则当中一些明确的规定,从归类来讲就是通过仲裁机构在仲裁规则的授权获得仲裁效力和仲裁管辖权的决定权,这事仲裁庭的第一大类权力,第二大类就是对仲裁程序的管理权和决定权。第三类就是对仲裁请求反请求提出抗辩以及涉及的案件事实的决定和裁决权,这三大类的权力可能很细致,那每一个案件当中或在我们的规则当中都有明确的规定,这里就不再详细的跟大家去讨论了。

第五点是仲裁庭的权力的行使,仲裁庭行使首先仲裁庭权力的行使要有一个基本原则,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这个不能形成多数的意见,应该按照首席仲裁员的意见作出决定,这样的原则,裁决的原则大家都非常熟悉,都非常的清楚,裁决平常来讲就是2:1,少数服从多数,如果三人达不成一致的情况下,由首席仲裁员的意见作出裁决,仲裁程序事项同样也是这样的一个程序,决策规则。权力行使也是要受到这样的一个原则,就是在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46条第二项和廊坊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42条第一项也都规定了仲裁庭行使程序决定权的一个决策机制和决策原则。由三名仲裁员组成的仲裁庭,任何决定均应当按照多数意见作出,如未能形成多数意见,则应当按照首席仲裁员的意见作出,这也在规则当中予以明确的一个规定。仲裁庭的权力行使的限制,所谓的限制,除了我们在规则上自我做的一个相关的权力规范和限制以外,国家通过司法监督的程序对仲裁员也是一个做事后审查的限制,那你比如说我们的仲裁法第58条所规定的仲裁的裁决的撤销制度,所规定的撤销条件包括仲裁协议方面、还有仲裁程序方面、还有仲裁员的贪腐行为方面,还有裁决的是否违反社会公共利益方面的审查都是对仲裁庭行使仲裁权力作出法律上的明确限制。还有我们的不予执行制度,我们的不予执行制度从2013年民事诉讼法修改以后,国内仲裁裁决的审查双轨制变成一轨制,就是说撤销和不予执行条件合并为一,条件都一样了,所以说这是对国内仲裁的审查,我们的涉外仲裁裁决同样在民事讼诉法有相关的规定,就是274条都是对同样是类似的这样的条件,法条就不用跟大家再进一步的去研讨了,我想大家都非常清楚,国家通过司法监督制度对仲裁庭行使仲裁权力做一个明确的限制,就是我们的头上悬着一把尚方宝剑,也就是说我们在行使我们的仲裁权力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问题,自己一定要把我们的国家法律这块的规定在平常办案过程中做一个基本的前提去考虑,这是关于仲裁庭的权力的一个简单的探讨。

那么第二个问题仲裁的范围。其实仲裁的范围,它的定义是什么呢?仲裁范围就是说仲裁庭审理具体仲裁案件时有权进行审理认定,即裁决的当事人提出的仲裁请求反请求抗辩和所涉及之相关案件事实的范围,这样是一个抽象的定义。第二点仲裁范围和仲裁事项的关系,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仲裁法和我们的仲裁规则都规定了约定一个仲裁协议有什么样的生效条件呢?选定明确的仲裁委员会、有仲裁事项等等,有仲裁的意思表示,首先我们就面对什么叫仲裁事项,仲裁事项都包括哪些仲裁事项?一般人,原来我们讲合同的内容都是仲裁事项,只要合同约定了仲裁条款,合同内容都是仲裁事项,那有些仲裁合同对某些问题作出了特别的约定,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要以特别约定为准。我们的2008年出的仲裁法的司法解释也专门对概括约定仲裁事项的时候,仲裁事项都包括哪些问题?都有明确的规定。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仲裁事项是什么?仲裁事项是当事人约定的,仲裁庭有权对之进行审理认定裁决的事项。仲裁事项和仲裁范围是什么关系呢?仲裁范围我刚才讲了,是在某一具体案件当中仲裁庭行使权力的一个空间和范围,仲裁事项也许约定了很宽泛,但是发生争议的不一定全发生争议,也就是说仲裁事项是仲裁范围的基础,是仲裁庭权力行使之对象在当事人没有特别新的约定的情形下,仲裁范围不应当超过仲裁事项,是这样的一个关系,这样的一个他们之间互动的一个情况。第三点是仲裁范围,与仲裁请求反请求与抗辩的关系,我们都要注意到,就是说我们提起民事诉讼,大家都是说你请求了,我才裁,你不请求,我不会去裁,我不会去审,在民事审判过程中,法院也是这样的一个基本原则。仲裁对此可能更为关注,因为仲裁总是要涉及到我会不会超越我的权限行使仲裁权,如果构成了超越仲裁权限行使仲裁权的话,我们平常叫超裁,就可能面临将来法律法院司法监督的时候撤销的一个风险。所以说,在仲裁的实践过程中,对于围绕当事人的请求行使仲裁权是更为的重要。每一个仲裁庭对此也都特别的严谨和小心,唯恐自己的权力去超越当事人的请求和抗辩。所以说我是持这样的一个主张,就是说仲裁范围不能超越当事人提出的仲裁请求、反请求及其抗辩主张,仲裁庭行使权力应当在当事人请求抗辩的范围内,针对当事人未提出的仲裁请求,仲裁庭无权进行审理、认定和裁决,否则将构成对仲裁庭的无权去仲裁,还有一个问题要提出来,也就是说,如果申请人或者被申请人没有提出请求或者反请求,我们作为仲裁庭仲裁员当然不能去裁。如果另一方当事人没有提出这种相应的抗辩事由的时候,仲裁庭可否主动的去寻求一些抗辩的理由去审理和裁决仲裁裁决?这个问题在不同的案件审理过程中可能有不同的一种具体的情形,以前我们也遇到过这种情况,比如涉及到一个仲裁请求,被申请人可能会拿出这样抗辩,抗辩理由有1、2、3、4,他可能拿出1、2、3第4个没有,那恰恰呢,1、2、3都不成功。仲裁庭审理以后觉得你的1、2、3项抗辩都不成立,可能第4项是成立的,这种情况下我们能不能主动的适用第4种抗辩?这种情况要分情况而定,我认为如果是时效抗辩肯定是不能适用的,这个基本上大家已经形成共识无论诉讼和仲裁,如果被申请人不主动的提出时效抗辩我们是不能适用主动去适用时效的,但是其他实体上的其他抗辩权等等这些情况,我想即使在当事人没有明确提出的情况下,那他确实享有这种抗辩权的情况下,在仲裁庭审理的过程中,可以通过适当的释明或者一些其他的技术手段或者提示这种方式去审理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说也不是说完全,除了诉讼时效以外仲裁庭不能去审理这个抗辩,但是仲裁请求是一定要保持原则,当然没有请求我们没有权力去处分他的权利,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一定不能超越他的请求去裁决的。那么第四个情形就是仲裁实践中有关仲裁范围认定的几种特殊情况。几种特殊情况里,我列了三种,那么第一种就是对合同效力的认定是否需要当事人提出独立的仲裁请求,回到我刚才所说的仲裁庭权力来源的第三种法律授权。根据仲裁法第19条规定,仲裁庭有权确认合同效力,根据这一条规定,我们就得出我们确认合同效力的这个权力是仲裁庭根据法律的授权获得的,他不需要当事人再去请求了。也就是说,如果一当事人双方或者一方认定合同效力或者无效,比如说他其实是没有必要,一定要在仲裁请求当中去提出来一个确认合同无效这个请求提和不提,我认为是就通过以往我们的经验来讲,是不需要去拿到一个仲裁请求的层面的,你可以在事实理由中直接去叙说,这个合同无效了,那么它的无效理由是什么?然后你再提请求的时候完全可以基于这种无效以后的你认为应该返还索赔就这样提实体的请求就足够了,可以不去单独提一个确认无效的请求,当然你提出来也无妨,你愿意提出来也无所谓,这是一个对合同无效这块的一个是否提请求的问题,那我的这个意见就是没有必要或者无需去独立地提出一个合同无效的确认请求,你在事实理由里边说就可以了,双方有争议,仲裁庭也可以审,仲裁庭不是说有争议,对合同效力问题我就没有权力审,因为仲裁法第19条已经规定了仲裁庭有权确认合同的效力。第二点就是仲裁庭是否有权直接审查合同的解除,这个问题可能是稍微的多一些,大家讨论的也很多,实践当中遇到的这种纷争很多,我是分这三个层次来去讨论这个问题,就是说,首先,在双方当事人对合同的解除均没有异议的情况下,确认合同已经解除了确认这个事实了,那么这种情况下对合同解除没争议,当然无需仲裁庭审查合同是否解除,这种情况下,针对这个合同的解除,当事人无需再另行提仲裁请求或反请求,而直接提解除以后的相应的请求索赔、返还这样的请求就可以了。其次如果双方当事人对合同的解除与否存在争议,就是说有一方主张解除,另一方不同意解除,那么这种情况下存在着争议,甚至对解除的时间可能还存在争议的话,仲裁庭要对合同的解除予以审查和裁决,为什么说在这种情况下仲裁庭要去审查和裁决,当然要提出独立的诉呢?我想从理论上考量的话,合同法的解除权,它是民法上那形成权,因为形成权,他是单方的,单方作出意思表示就生效,这种情况下,他和民法所规定的基本的协商精神是不一致的,实体法上就存在这样的一个形成权的特点,那我们在诉讼法过程中或者说仲裁过程中需要设置一个抗辩权,解除权的行使必须有解除的原因,称之为解除的理由了,这与形成权的本身的特点相关的,你不能说我毫无理由地按照合同法第96条说我发了一通知就解除了,肯定不是这样的。你的解除一定要有理由,你的理由而且还要有正当性,你的理由是什么?可以是合同法94条法定解除合同的理由,可以是合同法93条协商一致的解除或者合同的约定来解除,总归要回归到你的解除正当性上,如果双方当事人对解除与否,对解除的理由上都会产生争议的情况下,这种时候需要仲裁庭对解除与否以及事由的正当性商进行审查及裁决,在此需要当事人,申请人来讲就是要提出仲裁请求,那对于被申请人来讲,你需要提出反请求,针对什么提出请求、反请求是针对确认解除或者合同解除这样的请求,要独立成诉,要独立地成为仲裁请求,对此大家在实践当中应该特别予以关注的,否则仲裁庭是没有权力去裁断的。在我们国家的法律和司法解释当中,对这一个问题有所体现的是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就是2012年8号第44条有这样的规定,出卖人履行交付义务后诉请买受人支付价款,买受人以出卖人违约在先为由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情况分别处理。其中第二种情况是这样规定的,买受人主张出卖人应支付违约金赔偿损失或者要求解除合同的,应当提出反诉。也就是说在诉讼里,最高法院买卖合同司法解释这条规定里面明确提出来了,如果你拿解除合同作为抗辩了,你不需再履行其他义务了,这种情况下你应当提出反诉。综上所述,就与当事人解除合同的事由的正当性、合法性以及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的对合同解除与否的争议,仲裁庭应当予以审查和裁决,而且需要当事人对合同的解除提出相应的请求或者反请求。如果说双方当事人在这种情况下,谁都没有意识去提出、都不愿意提出,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仲裁庭在审理过程中应该注意到还是在程序当中应当予以明确的释明,明确告知他你这是涉及到你是否主张合同解除。他说那我就认为我的法律基础就是合同解除,那么对此合同解除,你们双方有没有争议?有争议,另外一方认为没解除,他这方认为已经解除,这时候就要告知这一方,那你应该去提出确认解除或者合同解除这样的仲裁请求予以明示,如果是就是死活不提,在明示情况下,那他请求权基础就是不存在了,那我们就可以行使我们的权力是不是驳回或者其它相应的裁决的机制,这是关于合同解除的几种特殊情况,关于仲裁范围几种特殊情况的一个阐述。第三点特殊情况就是超越合同内容的仲裁请求与反请求的仲裁范围。什么叫超越合同内容?如果合同中仲裁条款约定了明确的仲裁事项,那么仅限于合同履行的内容,我们都无需再去强调、探讨,我们都知道我们要依合同内容去审,往往这个时候当事人会提出合同外的内容,如果说两份合同这也很简单,我们都会很清楚的看出你合同仲裁条款约定了A合同,你拿出B合同的请求来了,那我们肯定是无权审理,直接就不予审理就OK了,但是往往在一些复杂的合同当中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比如我举个例子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中,双方之间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图纸和约定范围比如说A、B、C、D、E四栋楼都已经约定好了,在履行过程中说又覆盖了一个小房子,一个配套的什么其他设施,他没在图纸里边,这种情况下双方也都你情我愿都履行完了。最后人家结算的时候有小房子,比如说我们就A、B、C、D四栋楼,我们叫这个F楼,他也把这个F的小房子作为结算之一,也一起来请求工程款了。我们有没有权力裁F小楼,这就有争议了,因为在早年间我们遇到几个案子都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被撤销了,因为当时仲裁庭审理的时候没太关注,反正这都是在一起的,但是你想想他合同当中没有F小楼过程中双方谁都没提,但是仲裁庭又没有明确的去给他说小楼也是在咱们的仲裁案件的仲裁事项范围内,双方对此是否有异议没异议,那当然好,也不会被撤销。在那个时候双方谁都不在意,到最后有一方不满意了,拿到法院去了。他这个超裁了,而且不可分它这个一下,比如说支持1000万的工程款,其实那小楼也就20万,但你没有他不可分,他没有分出来那一下把1000万的整个仲裁裁决都撤销了,所以我们在我们的日常审理过程中,我们要特别的关注这一点,而且我们的律师在代理过程中尤其也要特别的予以关注,尤其在代理我们的申请人的时候,像这种情况,如果代理被申请人的时候最好是及时提出,不要非要最后再去撤销裁决,我觉得那也是不太诚信,这是几种特殊的情况。

最后一点就是仲裁庭的权力与仲裁范围的关系。通过刚才讲述仲裁庭的权力和仲裁范围,他们各自的一些定义、各自权力来源在他们各自的范围,我想这个关系也应该很清楚了,也就是说仲裁范围是仲裁庭权力行使的空间的一个限制,仲裁庭不应该超越仲裁范围行使权力,否则构成超裁,超裁都包括哪些呢?比如说没有仲裁协议、仲裁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的,就是这样情况下都可能被撤销。根据以往各个仲裁机构的统计以及一些一些专家的统计,包括我本人的分析,往往在这个裁决被撤销的情形当中,所谓的超裁被撤销的应该是数量一直是最多的,所以我们在这个平常的仲裁的实践和工作当中,希望大家对这样的问题予以关注,审理的时候予以注意,我想这一点,只要大家提前去关注了,那么就不会出现那些因此而再被裁决书带来被撤销的风险这样的一个问题,今天我想我说的就是这些,抛砖引玉,观点有些是值得商榷的,我想希望各位老师批评和指正,感谢大家。

张凯:谢谢彭立松老师,接下来请刘净女士,因为刘净女士刚刚是从上个月结束的中国仲裁周上归来很多的年的仲裁信息都掌握了一手的接下来的另外几位可能也会有从不同角度的分享,这个时间交给您。

刘净:谢谢张大律师的介绍。今天非常感谢秘书长的邀请,能够和在座的各位尊敬的老师各位尊敬的嘉宾和亲爱的朋友,我说我们是在线上聊线下还欢聚一堂来聊。程老师给我的题目是中国内地仲裁观察,当时觉得这个题好大,我们先看一看,挑了几个点,因为中国仲裁法的实施是从1995年开始实施22年了。22年中国改革的深度和广度都非常的大,那么中国仲裁的现状也经历了非常巨大的变化,今天我们就从一些仲裁的硬的数据,比如说仲裁机构的数量仲裁机构受理案件的数量仲裁机构受理案件标的有多大,还有一些我们仲裁的基石,比如说仲裁协议的这些案子,还有仲裁承认和执行的几个经典案子,我们来看一看,争取我时间快一点,因为这个题目实在太大了。首先来看我们中国仲裁机构,我是看五年的,中国仲裁机构的数量是从2012年的219家,现在发展到2016年底是251家,数量是非常庞大,比起香港那边比起来世界来的话,这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数量,那么我们再看一下这个案件的受理量,那么在2012年的时候案件的受理量是9万多件,是仲裁机构的。到了2016年上了20万了,是20万件,20万多件也是翻倍了,再一个我们在看过去五年标的标的总额从2013年的1300多亿翻了三倍还要多,翻到了2016年的4695亿元很高,我们刚刚是看整体的,大概是标的额是翻三倍,然后受理的数量也是翻倍的。我们今天看到了廊仲,我们到了廊仲才会觉得太厉害了,你看廊仲是从2013年1月份开始正式受理案子,受理当年就有6起,你想当时你看在京津冀这个地区有北京有天津有石家庄这么多仲裁委员会当年有几个企业能够了解廊仲就有6个案子,秘书长说,那是因为我们这个地方经济交往比较多,特别谦虚,等到了2016年受理案件量到了113件,翻了20倍,我们再看看标的额,2013年是800多万元,到了2015年是到了12个亿,到了2016年是6个亿,这个是翻了百倍的,所以我们在说要看这个内地仲裁情况,我们就看廊仲用廊仲来形容仲裁的春天特别好,其它我们可以不看,有时候看伤心那么我们再看仲裁,因为仲裁不公开进行的,所以我们看一些仲裁的案子要看仲裁的司法审查的案子,在仲裁呢,仲裁协议是基石,如果没有仲裁协议,什么都别提了,什么都没戏,那么我们看一看中国在仲裁协议司法审查方面,我们中国内地的法律要求仲裁有三个要素,这和世界各国和各个地区是不一样的,我们这个要素有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有仲裁事项还要有选定的仲裁委员会要明确的ad hoc不行,临时仲裁是不行的另外一个对仲裁协议有异议到哪去起诉或者请求确认仲裁委员会可以确认,人民法院可以确认那么我们再看一看从公开的数据上整个中国我收集了一下2014年2015年2016年总共受理了才2000多起确认仲裁协议这个效力的案件确认无效的,大概比例一直在5%的上下,这些确认无效的案子我又给他分了一下类,最多的最集中的是没有选定的仲裁委员会,那么我们看一看就是2013年2014年,就是炒的特别热在确认仲裁协议效力这方面的国际商事一个比较热的案子龙利得案ICC国际商会仲裁院是不是我国仲裁法下的仲裁委员会,我看到徐女士在点头,可能在香港新加坡整个全球都在,因为这个就签仲裁协议的效力了,这个是因为他签了一个混合条款的仲裁条款,申请人是龙利得,被申请人是苏美达,这个条款有没有机构国际商会仲裁院那个有没有规则ICC的仲裁规则。有仲裁管辖地吗?有中国上海这种情况下大家看它是一个混合条款,选择了境外的仲裁机构,同时管辖地是上海,那龙利得看到这样的争议之后就着急,那我能在中国上海怎么管?仲裁协议是不是有效我别在ICC打完了之后回到中国申请执行的时候出问题了。就这种混合仲裁条款给当事人带来的困惑就是你打一打确认仲裁协议的效力,我到底仲裁还是诉讼那么龙利得就是觉得,首先它认为仲裁协议无效,所以就它的管辖的法院应该是合肥中院提起来了,他理由主要是说国际商会仲裁院不是我们中国的仲裁法下的仲裁院,它首先说效。关于仲裁条款效力,简单的说了一下,要依据中国法律进行判断,那么这个案子到了合肥中院之后,合肥中院是一个相对比较保守。申请人整个理由是两块说,首先,你约定了仲裁机构是ICC同时又约定了管辖地为上海但是国际商会等外国仲裁机构,你能不能在我国内地从事仲裁活动,我们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无法可依,同时又说你先就依据中国法律,那我就看一看,你在我中国搞仲裁,我看一看你ICC是不是我们中国法律下的仲裁机构,一看指定不是我们知道,我们仲裁法第十条以及随后的十几条就是说设立仲裁委员会,它的设立审批登记组建包括开展业务,都要经过中国的行政司法部门去办理相应手续,国际商会仲裁怎么可能在中国来办呢?所以这么来合肥中院就认为不行,仲裁条款肯定是无效的,好这个案子就上诉到了安徽高院安徽高院就两派意见了,多数意见是这样认为的,首先你看它的条款有没有仲裁机构没有仲裁事项有没有请求仲裁意思表示都有你单说国外的外国的仲裁机构在中国境内开展仲裁法的事,法律依据不明确,这样就把仲裁协议驳回去了,似乎理由不充分,这是大部分安徽高院的意见那少部分也认为说你还是ICC你不是中国仲裁法下的仲裁委员会,这个仲裁条款当然就无效,再往上报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在审查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看之前的纸面的文件,纸面的文章就是文字来讲的话,他首先要确认一个仲裁协议的适用法首先,他认为因为管辖地是在中国上海,所以根据仲裁法的司法解释,就若干问题的解释里边要是用中国的法律仲裁地的法律来解释来解释仲裁条款,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就认为这个里边有选定了仲裁机构,也有仲裁事项,认定有效,他把仲裁法里边的仲裁委员会给这个概念换了一下,叫仲裁机构有没有仲裁机构有说明,这个是可以的,就认为这个仲裁协议有效,所以说就同意了高院多数的意见,那么我们刚刚已经说到了要严格的按照仲裁法的规定的话就ICC仲裁院不是中国法项下的仲裁院,但是你仅凭这个理由就说它无效,似乎非常牵强,为什么就刚刚我们有讲我们95年立法的背景是专为国内仲裁预设的,就是国内要成立大批仲裁机构,仲裁机构怎么成立,仲裁委员会要干什么,是为这个来预设的。刚刚说了中国从八几年改革开放到了2013、14、15都30多年了,改革的深度和广度,有那么多境外的仲裁机构可能够签了很多的混合仲裁条款,你不守死一条,就说这一条就是仲裁条款,协议就无效了,人家还对于当事人来讲是不是对人家商业信心投资都有所打击,还有一点就是说当时我们立法的目的是排斥的是临时仲裁他并不是说要否定的排斥的外国仲裁机构,所以这也不属于当时的立法本意。再有一点,如果说选择了外国的仲裁机构,就不能够选择中国法律,那对于我们中国的仲裁市场是不是很大的打击,当事人为什么没有这个权利?想一想,我选择咱们有相当于一个妥协的结果好,你选择外国仲裁机构那行,那我可以选择中国法律,咱咱们都占一点,不能都是你们的,另外一个大家想一想,为什么一个外国仲裁机构他在中国内地之外做个裁决就有效了,到中国内地之内就做了无效了,让小孩子听了,觉得很可笑,不都是那些机构都是那种裁员吗?有多大差异,所以我们感觉最高院的批复来看是充分尊重了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并且也进一步的提升了这个当事人对大陆仲裁的信心,另外一个,我们再看这个关于仲裁的承认和执行仲裁,这个纽约公约是堪称联合国成立以来在世界上最成功的公约,为什么就是因为仲裁的可以去在他国或者是本国,只要是仲裁,主要是纽约公约,缔约国的加入国的去承认和执行,法院做不到很多的机构的处罚决定等等,也做不到为有仲裁,那么我们再看仲裁的观察的时候,在看一个事情就要看,就是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我们国家和国外也一样,就国外仲裁机构,这个也可以在中国人民法院进行承认执行外国仲裁机构的仲裁裁决。我们看一看14年到16年人民法院总共受理了55起申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案件,不予执行的仅仅只有五起,总共只有五起。2016年受理的19起没有一律被不予执行的,这也是仲裁的春天,那么我们看在不予执行的一个案子里面就是关于涉外因素的认定。我们知道中国的仲裁法,中国的民事诉讼法规定,你只有什么国际贸易,海上都有涉外因素,才能提交国外仲裁机构去仲裁,那你没有涉外因素。在中国一直以来很长的时间都是不允许在境外机构它提交仲裁的,它认为这是违反公共利益也好,或者是说排斥我中国司法管辖权也好,他说这是我一个司法主权很强硬的,那这个案子就是个突破口,就是黄金之地和西门子这个案子是双方签了一个合同,合同里边约定了新加坡仲裁中心仲裁,那么在仲裁过程中就是双方履行合同出争议了,在仲裁活动过程中,一方提请求了,另一方还提反请求,等于都没有否定仲裁条款的效率,然后仲裁裁决下来之后,一方还部分履行了,然后只有一部分货款和利息,总共500多万没有履行,那么因为没有履行另一方,我就根据纽约公约向上海中级人民法院就申请执行了那么另一方就说在这个时候提出来的抗辩理由不予承认和执行,他主要是理由是双方都是中国法人,合同标的也在中国境内,就按照我们国家商业关系法律适用法的话,主体标的法律关系或者法律事实有没有涉外的没有涉外的,你们没有涉外因素的话,就不应该提交境外仲裁,所以说另一方就提出来了,你不能够去承认和执行这个仲裁裁决,那么因为我们国家在一个涉外的不管承认,执行方面要撤销,一方面都是逐级上报,一直放到最高院就上一中院通过这个报告制度,经最高院答复之后,认为这个案子具有涉外因素,它的突破在于第一个。他说虽然两个当事人都是中国法人,但是注册地在自贸区,并且还是外商独资企业,与外国投资者关系密切,这个主体是一个关系密切,他也不能说是主体直接叫涉外。然后关于合同的履行,他没有说标的涉外,它是合同履行,因为它需要流转从境外盗自贸区,在办理这种清关手续办完之后再到进另外再到境内,他说货物流转也涉外,因为合同最后标的物在国内,你不能说直接说标的物在国外具有涉外。纵观这些,它说根据涉外法律关系适用法的1到5项认为它具有涉外涉外因素。同时还有一点就是说你禁止反言,诚实信用,你一方你参加仲裁了,你提反请求了,他是提的请求对方提的反请求。你发起的仲裁你还部分履行了,这个时候你又不执行了,那就禁止反言或者叫诚实信用的原则,所以就这个给承认和执行了。对于这个案子话,我想的话,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我们千万不要认为说外商独资企业或者中外合资企业就具有涉外因素,因为同样的2013年的朝来新生案这个就讲的很清楚,是外商独资企业,不具备涉外因素。还有一个就是江苏航天案,也说过中外合资企业也不具备涉外因素,就单说这个不具备那为什么当时在2015年那个案子会说主体与境外关系密切,然后货物流转也具有涉外因素,就是仲裁,真正是为了各方增加商业信心而来的,因为2015年6月大家都在说一带一路,法院也在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若干意见里边若干出台了这个意见,所以说你更应该的充分的尊重,就人民法院的司法审查的时候更应该充分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最大程度的支持仲裁发展最小程度的预干预仲裁。那么我们再看一个今年,这是最后奖励,就是今年2017年8月份和9月份就这两天炒得特别热的莱宝执行案是这个法院的裁定是2017年的8月份刚出来,就是关于仲裁条款或者仲裁协议和仲裁规则冲突的时候,中国大陆不管仲裁机构也好,法院也好的认定和新加坡和世界各地的认定是有很大的差异,所以这个案子今天我也是跟大家我们一起来汇报汇报这个案子,这个也是有一个铁矿石的合同,合同下面再加一个标准协议里边有仲裁条款,仲裁条款里面约定的仲裁机构是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另外一个仲裁规则也是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的规则,但是加了一句话,仲裁庭要三名仲裁员组成,在双方履行构成中产生争议了一方就提起新加坡仲裁中心仲裁了,同时也提出了一个快速程序所谓的快速程序就由有独任仲裁员一人来做决定,包括裁决。那这个案子在另一方坚决反对,说我的仲裁协议是三名仲裁员,我不同意一名,那么新加坡仲裁中心的主任就说我有权决定这个你选择我的规则,相当于你就可以给我这个权利,那我就还是一名仲裁员作出裁决等作出裁决了之后,另外一方就觉得很反对这个裁决,他认为这不是个平衡的结果,这是一人做出来的结果,所以就在上海一中院去申请,一方申请承认和执行,另外一方就申请不予承认,不予执行了。那么上海一中院经审理认为刚才说我们国家是个报告制度,上海一中院审理他结果也是代表了我们最高院的态度,他是分几个层次写起来复杂,就简单来说就是说。首先,他认为有仲裁条款,因为有标准协议也可以适用你新加坡仲裁中心的快速程序没问题,但是新加坡这快速程序里边并没有说如果合同里规定了三名仲裁员就必须一名仲裁员,你这规则有漏洞,你没讲清楚,然后同时反过来讲,当时协议里也没有说如果进行快速程序的话,我们同意不三名仲裁员,或者说我们同意一名仲裁员,那么你作为仲裁的话,要充分保障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他就等于是说法院在中国内地的法院也好,我们仲裁机构也好,反正我在各地的仲裁机构里碰到案子,比如说他是讲500万以下的都可以简易程序,但是如果这个合同里面规定了仲裁条款的规定,说我需要有三人仲裁庭,他在中国大陆的仲裁机构,这种情况都非常谨慎的,都是我就不讲效率了,你要三人仲裁庭,我就给你按三人仲裁庭来讲,那么法院也是这样子观点,法院就是说那人家当时意思自治就是仲裁协议的三人仲裁员,你为什么在你的仲裁规则有漏洞的情况下,你为什么偏偏给组成一人仲裁庭?这是法院的认为一人仲裁庭这种情况下就认为说那那你这样子的做法就相当于适用于纽约公约里边仲裁程序与各灶间的协议不符就不予承认和执行了。对于这个案子出来之后炒得特别热,包括跟新加坡里律师要打架,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来分析分析一下,首先,他的仲裁条款是说我要三人仲裁员对吧,然后同时又说是用新加坡的仲裁规则,那是不是按照当事人的意思就是说三人仲裁员也行新加坡仲裁规则里一人仲裁员也行,他并没有否定这个。我们看了有两个,2012年的还2013年的在新加坡,这个不管是法院的案子也好,仲裁的案子里边也好,他都认为这个你选择了它的规则,它仲裁委员会的主任就有权根据提高效率,它叫从商业合理性。其实提高效率而言,有权决定你一名仲裁员,而不是三名,这个跟我国内地是完全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其实它也有合理性,这个选择一名仲裁员的程序严格地说并没有完全地违反仲裁院的协议,谁让你选择了他规则,谁让你给了它可选择权,对不对,它就可以选择再加上规则上他有这个权利,但是我们在讲仲裁是刚才我们还在七修酒店,不要剑拔弩张,要和要尊重,对吧,要和为贵,既然要和,就首先就是尊重,对不对,你如果尊重了他的意见,你当时就用三个仲裁员来推进你的快速仲裁程序,为什么不可以呢?如果你没有按照当事人意见去做,那很可能导致机构和当事人关系紧张。他下一步的面临的就是你要在中国,如果是当时新加坡仲裁主任也好,包括新加坡的当事人也好,另外当时他坚持要快速的不了解中国的情况的话,你会你不知道的,因为这样子的话如果是说协议里面要求三明仲裁员,而你在程序里一名仲裁员到了必然的会被不予承认的,因为跟中国的仲裁实务是不一样的,我们中国的仲裁实务是只要当事人说三明,咱肯定给他三名是吧,咱们没必要对不对,那么到了中国你刚刚说是这个意思自治也是即使你没有按照这个当事人的意思办,他不开心了,他就会给你不与承认,不予执行。那你在仲裁过程中花费的时间花的金钱都付之东流了,刚刚讲的这个问题其实是我们也想一个探讨的问题,就是仲裁规则的完善仲裁规则在提高效率的同时又怎么样又充分的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能够能够,这个又提高了效率,又尊重当时意思,就是我想这个是规则要往前面发展的一个方向,最后的这个商事,仲裁的前景和未来,我们先站得高一些,这个现在马上开19大,这个十八届四中全会也提出来了,就是关于全面推进经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里面有要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同时因为仲裁的中立性就是谁都没有主场优势,我们可以A国和B国之间的这个仲裁,我们可以选择C国去,因为它中立性和可执行性,所以仲裁已经成为中国一带一路沿岸国家解决争议所选择的首选方式,那么如果完善仲裁的规则,也更有利于解决争议。然后同时我们也特别欣喜的看到国内仲裁机构特别廊仲一直在完善中裁规则,在与国际接轨的过程中大步前进,那么最后就两个祝福仲裁事业祝福廊仲,谢谢大家,谢谢!

张凯:大家发现没有搞仲裁的律师都是美女,如果想成为美女,你们一定要投身到仲裁事业里面来,下面,因为时间关系,请张振安先生给咱们做一个精彩分享。

张振安:我首先非常感谢廊仲能够给我个机会,跟大家一起。因为时间关系把我那又提前了,因为我是今天4点多的高铁结束以后就往车站赶,今天下午是从广州赶过来,那么这样长话短说,我跟大家这个分享的就是关于实际上也是一个临时仲裁的概念,去年12月31号最高院出的意见。关于这个关于支持自贸区,那么这个意见里面刚才刘律师已经讲到了这个意见里面涉及到一个涉外因素的问题,其中那是第一点第9.1、9.2、9.3就涉及到这个三个特定仲裁的问题,那么当时意见一出来以后,那么在常州开会的时候就跟刘敬东这个最高院的敬东副厅长,我们在一起交流了以后,就是说既然三个特定,那么你这个特定没有,你应该讲哪些?比方说三个特定,特定的地点,那么你要明确哪是特定的地点,特定的规则,那你得明确哪些是特定的规则,或者说特定的人员,你得明确,这样的话,我企业在包括律师包括这个合同我才能够来定,否则的话你都没有说我怎么来特定,我怎么知道这个仲裁协议是有效还是无效呢。所以当时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就搞了一个小的,就是几个人,成立了一个临时仲裁的一个课题小组,我们想办法彻底给特定下来,那么就围绕这个目的一直做到到现在还没有特定下来,因为这个里面实际上是有争议的,所以为什么不讲这个临时仲裁,因为最高院他始终也没有说我这三个特定就是临时仲裁,包括民事庭的张庭长,在这个意见出台以后,他的一个发言,他的一个讲话一个表态,他也没有说,这是一个临时仲裁,所以在最高院跟大家在沟通的过程当中,后来觉得还不能说临时仲裁,直接就说了一次仲裁,因为直接说临时仲裁的话可能跟大家之前对临时仲裁在中国的一个试用跟仲裁法的一个冲突的问题好像是太直接了,太明显了,但是之前一直在说临时仲裁,所以这是在广州,这个是我在广州大中华论坛讲的这个题目,所以我想天也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下,因为时间关系。但是在广州那边也是大家都在讲临时仲裁,所以我们也不管这个概念,那么我们就讲一讲这里面的一些问题。主要涉及到的就是说。因为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在几次研讨的时候也在提这个问题,就是说是不是叫临时仲裁,还是不叫临时仲裁,还是不是有别的概念,那么这样的话就看纽约公约,包括示范法纽约公约跟示范法里面都讲到是要么是有机构管理,要么是没有机构管理的仲裁,那么没有机构管理的仲裁是不是就一定要临时仲裁?这就是一个翻译的问题,所以就是纽约公约里面他讲的也是非常的清楚,就是说就是说这是一个裁决,也有常设机构,那么示范法里面也讲得很清楚,无论是否有常设机构进行管理,那么这样子的话就引申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什么叫管理,那么按照国际目前仲裁的一个机构仲裁也好,临时仲裁也好,等等,那么现在我认为应该是有三大类的仲裁,一类就是完全没有管理。根据这么一个仲裁协议,双方协商最终形成了组成了仲裁庭,这个仲裁庭独立的来进行裁决。所谓的没有任何机构参与的这样的一个仲裁,那么我们可能是传统意义上的一个百分之一百的一个临时仲裁的一个概念,那么第二种就是说轻管理的那么我后来也看了一下,就是说纽约公约里面涉及到一个机构仲裁的问题,实际上在纽约公约谈判的过程当中机构仲裁跟临时仲裁,或者说有没有机构管理者没有机构管理,实际上机构管你的仲裁实际上主要是社会主义阵营所提出的说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他的体制基本上都是机构仲裁,而西方传统的它是没有机构仲裁的概念,所以在这个基础加上了一个这个机构仲裁的概念,所以就是说有机构管理,跟没有机构管理的纽约公约里面最终是这么来确定的,那么这样的话到目前为止发展下来,西方很多机构也逐步从原来仅仅作为一个配合传统意义上的临时仲裁来指定仲裁员这样的一个职能逐步的两个相互进行融合,逐步形成了比方说我们最简单的就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那么他以前是完全的一个类似于临时仲裁这样的一个模式,或者说轻管理,跟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以前我们在交流的过程当中,他说我这个是轻管理,那么后来它原来就没有机构仲裁的这个规则,那么后来它也有了机构仲裁的这个规则,那么有完全管理的仲裁的一个规则,但是从结合香港的整个的管理,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管理,它还是一个轻管理这样的一个仲裁,那么接下来就是说管理,也就是说全面管理就是我们中国大家都比较了解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就在讨论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讲临时仲裁的概念呢?就是说临时仲裁为了某个特定的一个事项等等,完了以后就结束了,对吧,这个事情一结束这个就解散了,那么大家仔细想想看机构仲裁的情况下,这个仲裁庭是否也是这样的也是这样的,只是有一些管理职能而已。仲裁庭是独立的,也是独立的,仲裁员是仲裁庭,是为了这个案件组成的,也是为了这个案件组成组成仲裁庭,仲裁庭签裁决作出以后自动解散也是这种解散性质也是一样的,所以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怎么来把在自贸区适用这样的三个特定跟中国仲裁法这个概念怎么来不要太非常明确的来把这个怎么来给它衔接起来,这就是当时我们所想考虑的一个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也是很头疼的一个问题。所以这就是我们,我刚才讲的就是说这非常设的送财机构,那么这个是仲裁机构,我们自贸试验区他所讲的就是说三条就是争议主体均为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内注册的企业,这是第一个这前提第二个在内地的特定地点特定规则特定人员那么三个特定,那么围绕着这个展开。我们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考虑什么呢?就是说这个也是讲到临时仲裁规则的问题,因为现在我们一般性讲到临时仲裁,仲裁规则基本上都加上这个规则,但实际上这个规则他也是强调说我尽管以前是为了临时仲裁所用的,但是我这不仅仅用于临时仲裁,实际上他也建议这个机构也是可以用,并不是说我用这个规则。这个规则就一定是一个临时仲裁的一个规则,我们可以去看,这就是一个临时仲裁的规则,不是只是说临时仲裁基本上会普遍适用的,一个选用的一个规则是这个规则,但是贸法会制定的这个规则并不是限于说就可以临时仲裁用他特别有一个声明。那么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呢?也是根据贸法会仲裁规则。那么这个仲裁规则里面实际上它要解决的一个问题也是非常的简单,就是说如果双方没有选择规则,那么我这有一个大概的一个规则,如果双方之间没有确定一个仲裁员的指定的机构,那么我这可以有选项,双方协商一人提名另外一方确认双方能够协商好仲裁的指定机构仲裁员的指定机构,如果说协商不好,那么有一个PCI的秘书长他来安排解决的是什么呢?解决的就是仲裁员的问题,所以他第六条里面那个非常清楚仲裁员的委任机构没有仲裁员的时候怎么办,有仲裁委任机构,但是不作为怎么办就是要解决主题的问题,那么大家想想看,那么我们在国内仲裁是不是也是基本上把主题的问题解决掉,后面很多问题都是由仲裁庭来进行管理仲裁程序的管理等等。当然了,刚才彭律师也介绍了关于仲裁庭的一个职权的问题。他的权利的问题包括跟仲裁机构的关系问题,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那么我们就要解决机构仲裁跟非机构仲裁,或者说我同时适用所有的仲裁这样的一个规则,这样的一个仲裁法的一个衔接问题,那么这里面实际上是存在着一个问题,那么我们仲裁法里面很多的规定都是仲裁机构,仲裁机构可以授权给你仲裁庭仲裁机构或者说等等或者委托你仲裁庭来作出决定或者等等。当然,你仲裁庭也有一定的决定,独立判案,独立审案,这是肯定的但是法律说很多的法律都是围绕仲裁机构,那么这样子的话就是说如果没有仲裁机构,如果仲裁机构的管理非常的少,怎么办,那么实际上我刚才因为时间关系刚才没有讲,就是说那我重管理跟轻管理是不是也叫管理,我让一个机构来进行指定仲裁员这样的一个安排,我或者在适当的时候我来帮它配秘书,或者在适当的时候我来帮它收费,这样的行为是否都是一个管理,只是我的管理的内容非常的有限,那么这样的话我们就要考虑,就是说法律的问题考虑法律的问题,非常设机构仲裁跟机构仲裁的一个典型的区别,那么我们必须要把它搞清楚,那么有哪些问题?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说机构管理跟机构部管理的问题程序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仲裁开始的时间,那么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区别。我们国内仲裁机构是因为我说了仲裁申请书中的申请书以后把仲裁费用全部付掉,付了以后我仲裁机构发了一个的通知,然后大家开始仲裁,但是如果说是假设形式里,我们就讲临时仲裁,那么仲裁通知发到对方,那么这个时候他就开始了对吧,只是后面是一个仲裁庭的组成以后仲裁庭的一个程序令仲裁庭来管程序的问题,但是他实际上这个通知发出以后,那么这个仲裁就开始,所以这个法律没有规定。假设我们按照三个特定的话,我怎么来确定仲裁开始还是没开始呢?就这就是一个问题,那么然后仲裁员的指仲裁员的回避问题最终由谁来决定的问题,那么在香港或者在西方那么基本上都是要么你是机构仲裁,那么机构有权,然后最终大家还可以到法院去,那么我们国家没有这个机制。那么我们是用三个特定怎么办?仲裁庭假设已经组成了假设,要求你某一个仲裁员回避,谁来作出决定?按照我们现行仲裁法的一个框架下怎么来办,那么这个都是要配套的,你不会配套,怎么来解决呢?那么同时各方之间的一个关系,各方之间的一个联系以及权利跟义务跟责任怎么来确定当然这个规则的问题,那么程序令的问题,仲裁庭的一个权利,他的权限,司法救济实际上就是说我们在国内适应那个机构仲裁应该大家对这个机构仲裁涉及到的一些法律问题都比较清楚,涉及到一些问题怎么来解决也都比较清楚,但是如果是非常设机构仲裁的话,那完全不一样,因为可能他就没有机构,可能他这个机构权限就非常小,那么这种情况下光有三个特定能解决仲裁程序,能让仲裁程序顺利的进行,如果有问题的话,怎么处理怎么,所以这就是也必须要考虑的问题。那么另外就是说我们还另外就是说还是要结合自贸区的一个特点,,那自贸区的特点,本来我们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我们认为自贸区不就自贸区,后来发现一了解不是这么一回事。它自贸区它不在一个地方,它自贸区的设立它有规定的,你看三个片区,那有可能在三个城市,有可能这三个社区的地区是也有可能在一个城市,但是在不同的这个区,那么为什么要考虑这些问题,因为他这就考虑到就是说三个特定怎么来特定,如果说两个企业在一个自贸区内很简单对吧,两个注册在自贸区内的企业都在一个自贸区内,可以没问题,那如果两个企业分别注册在不同的自贸区,他们签了一个协议,特定的地点算哪里呢?是限于上海的企业跟天津的自贸区的企业,如果我们签订了一个协议,那么如果确定了这个地点没问题,当然如果特定地点必须要确定对吧,那么你最高院怎么来确定特定的地点,那如果这个仲裁协议里面没有特定的地点,但是我也是两个自贸区内的企业签的,而是不同的自贸区的企业,那怎么办呢?这就可能涉及到仲裁地的一个概念,可能就涉及到指定机构的一个概念。仲裁员指定机构的概念或者说涉及到一个什么涉及到一个协助法院司法救济法院的一个问题,那么这些问题你最高院是不是也在考虑,那也得要考虑,所以把自贸区就是又了解了一下,那么这里面就涉及到制度的设计可能就比较复杂了,就是说我不是简单的假设仲裁协议非常明确,那就没问题,是如果仲裁协议不明确,似乎又是符合你三个特定这样的一个特点,如果说有一些连接点能够确定的话,那么这个仲裁协议是不是也是有效的,所以我们就在想有各种可能性,然后给你最高院说你这种情况下你应该怎么来确定这种情况下怎么确定那种情况怎么来确定?那这样的话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我应该怎么来做。所以自贸区的特点也是蛮有意思的,反正就是说各个地方都不一样,所以这样的话我们想想法是什么呢?首先你最高院应该有明确哪些是特定地点。那么我们在想那么很多仲裁机构包括等等也都跟最高院他们联系,或者说我这个课题应该也算特定地点,你不能不算,比方说北京北京没有申请自贸区,你北京能不能算一个特定地点呢?这就是一个问题,那么你是不是就在自贸区内也是一个问题,比方说浙江,首先他的自贸区就区就在一个市舟山,那么舟山可能有舟山仲裁委员会,可能没有从仲裁委员会那么这样的话我省会城市有意见了,那我在我这个省里面,我省会的这个这个仲裁机构我能不能参与到里面去,这就有矛盾了假设就是说我舟山的两个企业签订的一个协议,没有指定机构对吧,仲裁员产生不了,首席仲裁员产生不了假设那上面指定机构让谁呢?你最高院到底怎么来平衡这个问题呢?这又是一个问题,所以说,首先我们的想法就是说好假设按照三个特定的特点,如果说协议非常明确就不说了,比方说两个自贸区的企业,说我选择仲裁地是在上海自贸区或者说某一个地址就在自贸区里面,那么这样一个特定的地点对吧?好,那么我的规则等等,我就不说了,那比较明确。那么如刚才我讲如果两家人家没有说在哪里,那么就有争议,那么这样子的话就是说是不是可以考虑。首先我们来确定这个仲裁地就是一个特定的仲裁地点,把特定的仲裁地点大概给明确,明确了特定的仲裁地点,那么如果说你们双方约定说我在北京对不起北京不是特定的特定地点,那么这个仲裁协议效力就无效,对吧,那么如果说最高院说北京也算例外首都城市对吧,那么多涉外仲裁机构都在北京是吧?那么有影响力,而且最高院在这边,北京也算一个,那么其他的比方说自贸区的省会城市也算一个,那么就明确了是吧,就是说你必须明确你不明确不行那么明确这个以后,那么我们就在想有些事再想想,就是说仲裁地确定了以后,那么我在想如果仲裁地能够确定,应该能够确定仲裁地的仲裁机构,那么自然地就是说仲裁地确定以后,特定的地点确定以后,这个地点的仲裁机构就作为一个指定机构就给明确,最高院可能再搞一个意见,再补充的一个或者司法解释里面就这三个特定给明确下来,那么三个特定地点是哪些你也可以,很简单,我就在自贸区内自贸区之外,我一概不考虑,无论你是北京还是哪里,省会城市我都不管那行,那你明确,那么仲裁地明确好以后,那么仲裁员的指定机构或者说轻管理的指令机构明确下来,那么通过他的解释能够明确下来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就是说这样的一个仲裁协议实际上是明确了仲裁委员会。那这样的话不就跟仲裁法不矛盾了吗所以说如果说是明确的话,那么这个机构就可以明确,那么这个机构明确它的职能可能比较小,范围比较小,权限比较小,但是我也明确了有一个机构,只是它的职能比较少,你能说这不是一个机构仲裁吗?通过法律的形式能够把它给明确下来,那么这样的话同时在明确的这个机构以后管辖法院也明确这个事不就解决了吗当然了,你要配套的法律配套的一些解释,你还必须要明确那这样的话就在想北京可以吗?省会城市可以吗?等等,当然这里边再细分也是很复杂的,这个自贸区,它在这个地方,它可能不是一个地级市,他没有仲裁机构或者等等,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就涉及到地点到底怎么来确定的问题,确定了以后仲裁机构能不能能不能确定下来,如果能够确定下来,那么跟我们仲裁法可能就是好解释一下,好解释一点,否则的话,你就是说我就这三个特定,那这三个特定算什么仲裁法在自贸区内适用吗?还是不适用,那自贸区里面三资企业法的问题也没有说这个法律不是用,而只是在这几年里面不适用,所以这个问题实际上也是必须要解决的,不解决,所以为什么这个比较头疼,所以我们当时搞了一个小的问卷来调查,就是说假设这样一个矛盾应该选哪个,假如你们觉得应该怎么样那么这个里面涉及到的还有一个就是仲裁员的问题,特定的仲裁员,他怎么叫特定,在名册里面就是叫特定吗?那么是不是还要有特定的一个仲裁员呢?那么从了解下来似乎也有制度设计的人也考虑这种仲裁不能让一般的仲裁员去做,你没有经验到时搞出问题出来,是不是我要求要更高一点或者等等。那我说那本来你的目的是什么?你目的是搞临时仲裁,国际通用的,你搞得越搞越复杂,那也不行这里面就是说有一些包括机构。那么这个国际上机构是谁都可以来临时仲裁员都没有问题的,个人也好,机构也好,仲裁机构什么机构都可以,只要我选你,让你来,最终来确定我们仲裁协议项下的,如果仲裁员产生不了,那么由你这个机构来指定仲裁员,那么示范法里面也是非常清楚的,个人什么都可以,那么在我们这可以吗?那么考虑到假设要,当然现在适度设计应该有两种,一种是大胆的,就是临时仲裁,我不管,我最高院解释出来了,我就在这里面用,我就配套来用,那还有一种就是说那算了,还得考虑跟仲裁法的一个衔接问题,把这个牵强附会也好等等,把它给连接起来,说这就是一个机构总裁,这是有两种不同的说法,还有人说法是什么呢?还有一种观点是说仲裁庭本身就是一个机构,他说仲裁庭就是一个机构,但仲裁法的机构肯定不是这个概念。当然这里面就是这里。刚才讲仲裁员的问题,那么比较实际上是很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把中国的仲裁法跟这个意见以及联合国示范法,主要的内容来通来进行考虑了,以后怎么来能不能把三个特定的仲裁来进行落地的问题,那么后面我想就不讲就是引用了,就是说这里面有矛盾的地方,或者说没有规定的地方,你是不是要规定仲裁庭的权利,你有规定吗?没有了。我们目前仲裁法规定的仲裁庭的权利,这里也是远远不够的或等等,那么因为时间关系可能就简单的介绍这么多,也没办法展开,包括就是说既然是考虑这个因素,那个非常设机构仲裁庭作出的一个仲裁,要不要进行登记要不要进行备案同样这个机构也算是对你进行管理吗?同样假设是能确定仲裁机构的东西是给你盖个章吗?对吧?这些把整个把仲裁法跟这跟他意见的内容给它衔接起来。那么因为时间关系。我等会就要赶飞机了。那么谢谢大家。因为这个问题确实比较复杂。一下子讲不清楚。那么以后有机会再进行交流,谢谢大家。

张凯:谢谢!谢谢张振安老师下面请董绪公先生,我发现董老师他们所有个特点,它们所有的律师都有仲裁员资格,也就是他们的律师除了办理案子还判案子,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董绪公:主持人刚才说到的这一点实际上是我个人深思熟虑的一个倡导和做法,我们事务所本身的律师有非常特别就是西南战区军事法院的院长是我们解放军军事法律的总管都在我这个里边担任律师。我都鼓励他做仲裁员,最早是从成都仲裁委开始做起,虽然他是将军级别的律师,但是成都仲裁委给他安排的开始都是独任仲裁金额非常小,而且都很扯皮的,他做得非常好,然后还获得了表扬。现在他给我说心里话,以为自己从那么高的位置上面下来,他给我说曾经在西七八读书的时候,周强院长就是他的上铺,他是从解放军里边去做的下,然后是他们中国最有传奇色彩道班的班长,那么这样一个背景之下,走到今天,他给我说非常感激,当时我推荐去担任仲裁员,让他保持和提升了法律的感觉,而且在新的阶段里边展开了自己的事业,所以我就以此类推要求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都尽量做仲裁员解决一个律师不仅有代理的视角,而且还应该有一个裁决者的视角这样子一个问题,如果说一个仲裁员当个律师当得非常好,自身,那么他在裁决的时候对双方当事人以及代理人的理解和评判应该更加深刻和全面。反之,一个律师,如果他又是一个仲裁员,反过来,他不管是诉讼还是非诉讼案子的操作应该都是远远超过一般律师的,这就是规律,所以我就是做了这样一个倡导,在西部地区国际是唯一的一家,没有第二家做到了这种状态,那么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关于金融仲裁在中国的一些问题和预期的问题说起这个问题是基于我在前两三年中国民间借贷民间金融借贷出现了危机以后,由于这股风的中心就在四川地区,同时的话损失最大的就是四川地区重灾区,整个损失是好几百个亿,最后都打水漂了,然后好多人提出这个问题,这些钱最后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当然就我自己介入的,是因为出现了这些问题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好多纠纷的解决都约定在仲裁机构,我在这两年多的时间当中自己个人承担了大约30多个亿的裁决的案子作为首裁或者边裁,那么在这些案子当中我自己就感受到一个问题是不管他表弟只有几百万还是几个亿,实际上对我们仲裁员来说面临的问题都差不多的,一个就是合同有没有效在一个本金应不应该支持,当然一般说的肯定要支持,还有就是利息怎么支持,怎么确定。这些对一个仲裁员来说非常简单,但是不简单的四川我所在的有几个仲裁机构在最近就是这么两年多的时间收益飙升,火箭似的飙升,为什么呢?一个案子标的几个亿,那么他的仲裁费用是上千万一千万为单位来收的,而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如此简单,并且当事人面临到结局也是非常尴尬的,因为这些裁决一旦拿出来,拿出来以后他们往往都没有办法执行,而且由于这些案子的特点,导致在诉讼保全阶段也很难见效很难兑现,所以我自己就有这样一个强烈的感受,如果仲裁机构照此这样子下去的话,金融仲裁案件的数量应该要减少,还有一个选择的单位应该要减少,我有这种危机感,也有这种困惑感,恰好在这个时候去年中国银行协会还有几家中国银行同业公会以及银监会。酝酿起这个问题和仲裁机构进行一个互通,然后商量成立一个中国金融仲裁联盟,想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对中国仲裁界非常现实,因为除了房地产以外,金融仲裁是仲裁机构收益的第二大来源预期往后的话,房地产标的和金融仲裁标的两者之间的距离还要拉进,也就是说某某。最后,如果被仲裁机构更多的争取和抢到了的话,那么仲裁机构的日子会更好过,更精彩,因为这个金融仲裁,他给我们一般有的仲裁不一样的就是仲裁数量很多,比如有的仲裁机构,它每年受案超过一万多件,但是金融仲裁,如果标的大的话,一件可能当他几百件,这种收益,对这样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这个地方,仲裁机构的冲动也是很正常的,那么我参加了联盟的发起的酝酿或筹建的工作最后落地了以后改变,为了就是注册或者就是对外交流而不遇到障碍,改变为中国仲裁法学会的金融仲裁联盟,然后上两个月在内蒙古正式成立了,也召开了一个论坛去了两百多家机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的认识和思考就是虽然现在法院系统由于而言之问题导致法官每个人办理的案子非常多,而且有一种苦不堪言的实际状况,但是从法院系统来说,对金融案子这一块, 的,比如说我们四川有一个好几十亿的案子,最后弄到国际贸仲去了,因为我也正好参与了这个案子的仲裁,我所知道的只要小得了这个案子的西南地区到法官法院领导都叹息说怎么这个案子没弄到法院来,因此,仲裁机构实际上在金融仲裁这一块给金融纠纷这一块给法院是有冲突和矛盾的,这是一个现实的状况,仲裁机构,那么要想争取更多的金融案件到这个地方来解决实际的收益问题支出问题,那么应该怎么切入呢?我们当时商讨的结论就是第一个强调仲裁的优势,仲裁在金融案子这一块时间就是优势,法院不管怎么实行特别的安排,尤其对于标的大的案子,他都面临一个一审二审的问题,这个是免不了的工作,一旦他摆不平也是很难做通,哪一方不再去上诉的,而仲裁机构可以这个问题一步到位,一局仲裁,这是时间上的绝对优势,而这块对金融机构来说,现在非常需要。第二个就是费用费用对于法院和仲裁机构来说,当然大家都乐于看到一个50亿一百亿的案子来了,我们按照这个比例来收费,那么马上就可以创好多天文数字的收法院这块现在在费用上面没有降低仲裁机构,我刚开始说的前两三年这块也没有降低,导致当事人一个几十亿的案子缴纳天文数字的仲裁费用,而仲裁员又当得太轻松了,给小额的独任的那个案子操作起来比较起来的,还要轻松,肯定是不公平和合理的。因此,仲裁机构在这个问题上面国际贸易,首先就是做出了一个好的表率,专门治理金融案子金融纠纷案子的收费标准,总的说来就是降低一半。在这次会议上我个人作为一个非仲裁机构的人员和非金融机构的人员第三方人士,我提出了一个费用应该考虑甚至于考虑在30%到50%之间区间来浮动,这样子才可以争取更多的金融机构踊跃的来约定仲裁管辖,因为现在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对于管辖这一块来说,他们还不是特别倾向于仲裁,主要考虑执行问题,还有一个他们内部的管理问题,那么要争取到他们费用应该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取舍标准。我刚才谈到两三年前的金融风暴里边很多当事人,他都不是银行机构的,甚至于双方都是非金融机构的,但是他们是带有准金融机构的那种特性,所以一般都是约定仲裁,而金融机构本身是有区别的,有个别地方的仲裁机构在它特定的地区,甚至于可以垄断金融案件,比如说廊仲如果能把这个案件弄金融案件金融机构的案件垄断,那么是不得了的,不过可能招致反弹,法院有的地方金融仲裁机构给当地政府的关系非常特殊,那么他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但是遭到了反弹,所以说来的话,在这样子一个问题上仲裁机构更多的是面临正常常态下的就是应对,不是特殊情形,有一个政府机构把这些金融机构由银监委负责,都交办给交给金融机构仲裁机构来处理所以的话,那么我们以常态的应对降低费用,这个要考虑成为仲裁机构的一个优势才行,那么我们自己也就要包括仲裁员,我也不要想一个案子几十几个亿,我仲裁一个,这种案子一下就收益多少都要随之降低预期第三个就是关于金融案子对于仲裁机构来说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可以延聘到更多的专业人员,这一点来说是法院很难比拟的,一个是员额制问题,还有一个法院内部法官的流转问题,使它很难形成一个普遍状态之下的,就是非常专业的,这样子一个法官班子,我提这个问题是考虑到由于现在的金融案件里边已经出现了很多新型的金融案件,所以它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只要分得清楚,弄得清楚,合同法和担保法那么这个案子我闭着眼睛都可以猜,尤其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不管,非金融机构也把甚至于企业把你只要是不属于非法集资,这个利率在年利息20%以内都合法,那么它让我们的评判标准已经非常简单化了,所以说的话,传统的金融案件就这一块,我觉得前两点比较应对,就是时间快,还有费用低,就是应对这个市场,再一个就是针对出现的新型案件新型的金融案件这块的话,那么仲裁委员会,他有一些非常专业的人员,或者说他可以陆续地聘请一些非常专业的人员。我前年在纽约参加联合国贸法会的仲裁会议的时候。在微信上面碰到一个人,他给我都是去开类似的会议,但是不是一场会议,然后的话我们在微信上就保持了联系到后面我看他的微信以及后边去深度的接触,我才更深地感觉到新型的金融案件或者高端的金融案件,尤其是北京的几个总部他们所发生的一些纠纷实际上已经非常的高难度了,所以我也特别在前两天把他引入我们的一个仲裁群,请他在里边发表一些高见,这是我们一般的律师和仲裁员都很难接触的,接触到的,同时接触到了也很难消化的。我个人有一些准这种程度的感受就参加了一些案子的仲裁嘛?幸好不是首裁那么作为仲裁机构有这个优势,他可以聘请延聘,那么对于银行来说,她觉得就是这个样子的话,对他就非常现实了,还有一个问题也是中国特色的问题。由于仲裁机构他选定仲裁机构没有级别的管辖,没有地域的管辖,所以在某种非常特殊情形之下,不管金融机构或者非金融机构遇到这种事情,他们都要考虑拿到外边去处理。我最近碰到了三桩,这三桩应该是在全国范围内都比较大,一个在四川内江地区一个在攀枝花四川攀枝花一个在四川广元这三桩哪个机构哪个法院拿到了他都可以,就增加它很大的收益,结果,四川最后的约定都不是本地,也不是法院系统,因为其中有两个案子我借助了一仲裁员边裁的名义介入了,那么我也了解一些情况,就是说,作为一方或者双方他都怕在这个地方受到干预,因为标太大了,受到干预,还有一个有一方一般是有一方对法院系统拒绝,因为害怕政府就是能干预法院当时有的提到了就是这么大标的一审都在省高院吗?一方当事人都不干,坚决要求约定在第三方的机构都在北京,那么事实上后面他们果真都产生冲突了,而且冲突非常大,这样子两个案子都没有了结。我也收集了一些情况,他们对案子的结果没有做评判,但是对就是选定仲裁机构这一块,他们是非常认可和满意的,不后悔的,所以的话我在想。 往后边走,作为金融机构或者金融案件的纠纷案件的当事人,他们在这一块上面,尤其是标的大的可能好多都要考虑在第三方,而且我发现一个我自己事业当中的规律,都是仲裁机构最近还遇到一桩20多个亿的在内蒙古当事人和他的代理人,也是我们的一个机构的仲裁员跑到成都来找到我,就问我某一个,他们约定了仲裁机构的情况,总的说来就是公不公正,秉公能不能顶住压力,我当然都做了肯定的答复,所以说我在想哪个机构把这种拿到了好好,所以我个人在今天想讲这个问题,给今天我们历来自古以来称为从清末清初以来成为经济之力北洋政府时候称为直隶之地的这样一个风水宝地的地方廊坊那么讲这个问题有什么关联呢?一个是与朋友们的交流,还有一个我在想在此之后廊仲会不会就是说会成为这样的第三方,这个金融仲裁的高地和平台,因为从这次在内蒙古会议期间参观的情况来看,出现了起码在呼和浩特和包头他已经单独成立了,而不是单独成立了,就是单独拉起了一个仲裁院,不过他是在当地的仲裁委的下边,但更多的是在本身内部的仲裁院,我在想金融仲裁院金融仲裁已经成为一个含金量越来越大,在不管是一带一路的倡议议还是我们整个对外交流的强化这个进程当中,它会成为一个就是我们仲裁机构以后的一个亮点,所以的话也就是在想看廊仲能不能有这种可能,最终的话也成为这样子一个仲裁金融仲裁的高地第三方高地,我们不管在哪个地方,就像想到了有些搞得已经非常好的机构一样,它是第三方的,我们都到这儿来找这个样子的话我就觉得未来对于预期是一个不可限量的。好的前景。当然我个人是衷心祝福的最后就是在金融仲裁这一块,对仲裁机构可能面临的问题。是现在金融网络金融这一块,还有一些其余的新的品种新的类型越来越日新月异,甚至于在改变了我们的生活,那么最后对于这些新的金融模式,我们是不是用传统还是用传统的方式来仲裁这个流程模式来仲裁,我个人觉得是不见得,因为现在已经在改变了,不管是网上仲裁,我觉得个网上仲裁这一块主要是针对金融仲裁来说的,尤其小额的。我在今年4月份专程到武汉仲裁委员会了解或请教了这个问题主要是给武汉仲裁委员会合作的一家科技公司,他们对一些案子实行了特殊的网络处理,了解了一下有的问题我一下都还没有消化,但我感觉到有些也是擦边球,不过总的趋势已经出现了包括上两个星期在广州召开的两岸四地呃仲裁论坛,其中的主要议题就是谈网络仲裁网络仲裁到针对点主要是金融,所以说在这个方面我还觉得不管是我们在座的同行朋友们以及廊仲可以做更多的关注。我储备,以备就是说高潮来的时候我们都是有备而去,今天就讲到此,谢谢大家,

张凯:感谢董绪公老师能看出来董老师对廊仲的拳拳之心,谢谢您欢迎赵老师分享

赵平:今天非常感谢廊坊仲裁委员会和程文秘书长的邀请,来这里和很多我们的新老朋友相会。上次参加了廊坊仲裁委的赴香港的参访团,在这里呢就是很多的朋友,很多的律师和我们一起过去,就在那儿见到了很多的这些境内外的仲裁专家,其中就是包括我们今天的律师和徐律师等一会,徐律师还要给我们做精彩的关于模拟仲裁庭的庭审,那么上次去了之后就是通过一周的时间。对于香港仲裁应该说有了一个更深的了解,那么回来之后那么也一直在想,就是香港仲裁和中国大陆的仲裁将来是一个什么关系,虽然都在一个中国向下,但是两者的发展的路径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所以今天正好我们是举办的陆港两地仲裁实务研讨的交流会,今天也有像吕律师和徐律师以及其他律师这样的香港的仲裁专家在这里,那么就做一个关于大陆和香港仲裁发展路径的差异和互补这样的一个交流发言。中国大陆的仲裁来讲,如果说解放之前不算的话,从54年55年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就是贸促会下属的对外贸易的仲裁委会开始,那么到现在呢是60多年的时间,在这60多年的时间之中,大陆的这个仲裁呢就是有一个一脉相承,即使在文革这样的阶段,那么中国的海贸仲他仍然是存在的,是作为东西方交流的一个窗口,但是中国大陆的仲裁原来应该说是从两家仲裁机构到80年代开始,一下子就变成了3000多家仲裁机构这样的一个过程可能在座的如果比较年轻的话,那可能就不太记得这个阶段像年龄比较大的像董老师肯定是经历过这么样的一个阶段,就是80年代,有一个经济合同仲裁条例就是根据这个条例,每个县的工商局都有一个经济合同仲裁委员会。另外,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劳动合同,还有房地产,还有这个科委下属的技术合同,那么在中国大陆是这样的几个系统,后来这个劳动纠纷就一直保留在劳动局下属的系统

张凯:欢迎赵老师。今天非常感谢廊坊仲裁委员会和程文秘书长的邀请,来这里和很多我们的新老朋友相会。

赵平:上次参加了两场仲裁委的赴香港的采访团,在这里就是很多的朋友,很多的律师和我们一起过去,就在那儿见到了很多的这些境内外的仲裁专家,其中就是包括我们今天的李律师和徐律师等一会徐律师还要给我们做精彩的关于模拟仲裁庭的庭审,那么上次去了之后就是通过一周的时间。对于香港仲裁应该说有了一个更深的了解,那么回来之后那么也一直在想,就是香港仲裁和中国大陆的仲裁将来是一个什么关系,虽然都在一个中国向下,但是两者的发展的路径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所以今天正好我们是举办的陆港两地仲裁实务研讨的交流会,今天也有像吕律师和徐律师以及其他律师这样的香港的仲裁专家在这里,那么就做一个关于大陆和香港仲裁发展路径的差异和互补这样的一个交流发言。中国大陆的仲裁来讲,如果说解放之前不算的话,从5455年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就是贸促会下属的对外贸易的仲裁委会开始,那么到现在是60多年的时间,在这60多年的时间之中,大陆的这个仲裁就是有一个一脉相承,即使在文革这样的阶段,那么中国的海中和贸仲他仍然是存在的,是作为东西方交流的一个窗口,但是中国大陆的仲裁原来应该说是从两家仲裁机构到80年代开始,一下子就变成了3000多家仲裁机构这样的一个过程可能在座的如果比较年轻的话,那可能就不太记得这个阶段像年龄比较大的像董老师肯定是经历过这么样的一个阶段,就是80年代,有一个个经济合同仲裁条例,就是根据这个条例,每个县的工商局都有一个经济合同仲裁委员会。另外,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劳动合同,还有房地产,还有科委下属的技术合同,那么在中国大陆是这样的几个系统,后来这个劳动纠纷就一直保留在劳动局下属的系统,在95年仲裁法通过以后就把原来的几千家的仲裁委员会通通的就认识给消灭了,或者说给转制就是成了以现在的以仲裁法为基础的仲裁委员会的系统,那么就是从刚才历史上来看,大陆的仲裁一直是以行政为主导来进行发展,并且就是以机构仲裁为主线,到目前为止在大陆还没有出现过临时仲裁,那么从案件的数量来说,就是刚才刘静律师也讲了就是这个大陆的这个仲裁案件非常多,就从我们廊坊仲裁委的范围,这几年的发展也可以看出来就是标的数量也都呈现出快速发展的态势。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大陆的仲裁机构无论从数量,无论是从就是无能机构的数量仲裁员的数量按键的数量以及案件的标的来讲,那么在世界上都是居于前列的,从大陆现在的仲裁市场也是非常的广阔,无论是国内仲裁,那么还是国际仲裁这几年也都呈现出快速发展的态势,从现在来讲就是香港的仲裁的发展一直是以市场为主导的。那么这是和大陆的基础不同。但是香港的仲裁也是有政府的大力的扶持,那么最主要的表现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他的办公室是香港政府,相当于一个无偿的提供,就是那么好的一个办公室,基本上不收租金,那么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支持,中国大陆现在也是这样。前几天我看到杭州仲裁委员会杭州市的市长因为要建杭州国际仲裁院,一下子就那边批了5000平米的办公的面积,那么通过这些支持,因为房子是最贵的,这是一个最大的成本,如果有这个的话,对于仲裁机构的发展是非常好的。另外就是说香港通过仲裁的立法,那么给了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以这样的一个保障,也包括现在在香港,如果说从事临时仲裁,但是在仲裁的比如说组庭的过程中等等有些障碍的话还有一些临时措施或者说紧急措施需要进行保全的话,那么香港的仲裁条例也都给予了大力的支持,那么在这一点上当然还有其他的各个方面就是香港的政府对于仲裁也是大力支持的。第三个香港的特点就是说他有一个英国的传统,这一点上就是和原来英国和香港是一体化,是有关系的,就是香港的法统,包括仲裁,那么都是来源于英国,也包括现在。比如说在香港活跃的这些仲裁员很多也是英国仲裁员或者有英国国籍的仲裁员,第四点就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是具有全球影响的,香港得很多仲裁员,也是国际公认的仲裁员,那么这个就是可以看出来大陆仲裁和香港仲裁,它是有非常大的区别。大陆的仲裁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大。我们多地方也多是吧,人员也多,机构也多香港的仲裁,就是精彩的精精华的精,随便说地方不是说特别大,人也不是特别的多,但是非常的专业,历史悠久,就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虽然是85年设立的,但是香港的历史因为原来都是以欧美,都是以临时仲裁占据一个非常主导的位置,比如说杨良宜老师很早就是做临时仲裁的海事仲裁的仲裁员,但是它的历史还是非常悠久的。那么通过干头的比较可以看出来,大陆和香港各有精彩之处,但是也是各有局限性,局限性就在于说大陆虽然说人很多,市场大,但是国际化的经验不足,因为现代意义上的仲裁主要是从欧洲发展起来的,当然美国对于国际仲裁的形成起到了非常重大的作用,所以现在一谈到国际仲裁的发展都会谈到这个美国独立战争等等。就是还有南北战争就是这样的案件就是所谓的阿拉伯马案件,就是当时英国法法国美国等等这样的一些国家之间的案件一般来讲都是会视作现代国际仲裁的一个起源,那么就是说英美中仲裁购成了现代众泰的基础,那么中国古代也有仲裁的传统,所以说我们解放之前现在台湾也是这样,就是仲裁翻译成公断就是找一个公断人,但是对现在的影响倒是小。那么香港就是仲裁有一个限制,就是本土市场比较小,因为本地的企业虽然说现在经济金融发展得很好,但是本土的企业至少相对于整个中国大陆来讲还是说数量要少的,那么香港就是国际仲裁发达本土人比较小,就是说这两者的局限性,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双方的进行互补互相学习,那么作为大陆来讲就是要学习香港仲裁的,比如说仲裁的制度,我们大陆现在也一直在探讨,如果说要修改仲裁法就是示范法,起一个什么作用,要不要以示范化为基础争论非常的大。还有就是仲裁的知识,第三个是仲裁的技能和经验,第四个就是专业仲裁,在这些方面香港都是比大陆要发达,要悠久要成熟,这是我们重点要学习的,那么互补的方式也是有多种,包括比如说我们廊坊仲裁委会的进行的这种,比如说人员上的互访,那么另外可以通过一定的组织,比如说把这个仲裁员的名册纳入香港这些专家都纳入进来,同时现在很多大陆的这些仲裁的专家也进入了香港这些仲裁员的名册,再一个就是说共同举办活动,像今天的这个论坛会议将来这个会议和论坛会更多,就是包括组织,包括个人也可以有更多的参与,那么第三个就是说这个刚才说的这些也都是为了这个我们的业务我们的业务,就是几个方面。对于仲裁委来讲,希望有更多的案件,就是而且这个案件不仅仅追求的是数量,而且他的层次代表性,它是不是一个高端的案件,那么也是我们作为仲裁机构要追求的。另外,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这个仲裁员,有丰富阅历的有国际经验的仲裁员到仲裁委来处理案件,那么对于仲裁的律师和仲裁的事务所来讲,也希望通过这个扩大自己的影响和增加自己处理案件的经验和能力,那么对于仲裁员来讲,就是说期望通过这个交流就是说不仅仅能处理的案件含期望能处理国际的案件,那么对于香港的仲裁员来讲,那么也希望就是说自己的影响和范围能更扩大,那么这就是我们共同交流的目的,通过这个要达到仲裁机构仲裁员和仲裁律师三赢的目的,那么对于企业来讲,最终的仲裁的用户是企业,那么有了这么多高端的这些仲裁机构中裁员仲裁律师,那么企业将来就可以在遇到纠纷时可以有更好的处理纠纷的方式可以有效率的节省费用来得到这些纠纷的解决。那么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其实也是有冲突,这个冲突就是在于说第一个仲裁机构的定位是什么从沪港交流的来讲,那么。对于香港来讲,希望自己的仲裁机构就变成一个世界驰名的仲裁机构不仅仅限于香港,也不仅仅限于中国或者说大众化区,那么他的立足世界性的,那香港现在有几家仲裁机构是吧?一个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还要有世贸中的香港中心,然后就是Ict,现在有个办事处PCA也有办事处,在这里,那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国际仲裁机构的半数就像上海一样也会在香港进行设立,那么包括香港本土的仲裁机构包括这些仲裁机构,他们的定位那么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层次,这是要考虑的,其中这个定位来讲还涉及到这个定位,跟客户也有关系,那目前倒是也与他们进行交流,就是也发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定位和贸仲香港中心定位其实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但在这里边就是说大家可能也会有各种各样的一个考虑,那么对于中国大陆的仲裁机构来讲,其实也面临着这一点,我们也有些仲裁机构,就将来就是想要速世界驰名的仲裁机构,那也得也有的是也想要做,就是说有一定国际知名度的仲裁机构也有的想要做中国区域性的仲裁机构也有的,就是在200多家仲裁机构真正能程文世界知名仲裁机构的那可能也就两三家,最多三五家,可能有一二十家会程文在国际上有一定知名度的仲裁机构。二三十家国内区域性的仲裁机构剩下两百来家,我估计是以处理本地区案件为主的,但是不排除说大家有一些国际性的案件都来过来,因为每个仲裁机构都可以聘请这些国际仲裁员,但是不一定说都能够发展成国际驰名的仲裁的机构,那么对于仲裁员来讲也是面临着这个问题,那么我们从背景从经验上来讲,尤其是大陆的可能还是局限于中国的大陆,只不过是站在中国大路,我们想要走出去。是不是说像英国法国美国或者说香港这些著名仲裁视点,他直接就是站在全球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但是光考虑也不行,就是能不能有这样的案件能不能得到更多的指定,能不能占据更多的仲裁员的职务,这就是我们要考虑的,对于仲裁员来讲也是有很大的挑战,现在中国大陆也提出来独立仲裁,这个说法就是我看到也有的中泰园老师就把自己的签名就作为独立仲裁员,但是独立仲裁员他是也也是有一些条件,刚才就是提到临时仲裁,张振安老师是重点是做这个,如果没有临时仲裁都是机构仲裁的话,那么独立仲裁的群体是不可能形成的,为什么这个原因这个很简单,第一个都是机构仲裁的话,仲裁员离开机构其实是很难有独立的话语权,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大家都知道机构中裁员现在都有年龄的限制,你超过6065,他就把这些有丰富经验的仲裁员从名册中给拿掉了。在国际上七八十岁,这还是很正常的,精力旺盛。处理仲裁案件的时候,那么这是要考虑的,我们都希望说这些有一定经验的品牌的众泰希望走得更远,希望自己做的长久,希望走到国际上,但是能不能行,这是对于我们来讲是面临着挑战,那么通过沪港的交流,香港已经有这样成熟的经验,这是大陆是要学习的,那么第三个是仲裁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定位,那么现在在国际上这些。都是有很大的国际性的律师事务所,可以说在占据着这些,比如说投资仲裁,比如说著名的这些国际商事性的,比如说像油游戏开发等等这样的案件,对于普通的这个事务所来见,很难去拿到这样的案件,那么对于我们中国大陆的律师事务所也包括香港本地的律师事务所,那么在竞争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那么我们的定位是在哪里?还是说每个人我们都不想要拿这些高端的这些大的仲裁案件来国际投资仲裁,现在一直受到诟病,为什么受到诟病就是因为国际投资仲裁中的仲裁员经过统计发现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在这几十个仲裁员在转,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垄断性的市场。就想另辟炉灶,我个人地感觉,可能时机不成熟,但是如何去进入这个市场确实是一个大的问题,那么对于很多机构来讲也是这么在想。贸仲刚刚通过的投资的仲裁规则包括深圳国际仲裁院现在也是在线进入投资总裁,那么大家也在考虑在中材市场这个已经是被抓得差不多的情况下,有多少机会能够拿到国际性的投资的仲裁案件,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挑战,那么通过香港和大陆的交流,香港已经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经验,那么这个经验最主要的就是一个国际化为带头的我们中国的仲裁机构在这里仲裁员仲裁律师背靠着一个巨大的市场,我们这么多的中国的企业都是在有国际仲裁的纠纷Icc也好,Scc也好,其它得很多机构,新加坡,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有希望在中国大的仲裁地市场的过程,我们有这样的优势,把我们自己发展起来,在这一点上香港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经验,我们也期望将来与香港的仲裁的律师仲裁员进行更多的交流,我们也希望就是廊坊仲裁委,应该说几年之前见到程文秘书长开始。应该说每年都有一个非常巨大的飞跃,那么期望的有未来35年的时间,我们廊坊仲裁委员会能够发展程文不仅仅是中国在世界上具有一定驰名度的仲裁中心,谢谢!

张凯:谢谢赵平老师。之前我们几年以前见到赵平老师以及刘静老师。我们都是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香港仲裁周上见到的,这几年了又接着香港的朋友又来到了廊坊,下一个环节就交给他们香港的团队了,先有请徐老师跟大家分享,之后就是咱们仲裁厅的演示,看看我们香港律师在电视上的风采和现实中的风格有什么不同,有请徐老师。

徐凯怡:大家好,我是徐凯怡,那今天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香港律师的港普,不好意思,我们的普通话的水平希望大家可以听得懂,我们也尽力,如果有一些可能听的不太明白,我的普通话,也欢迎大家,可以大家私下或者线下我们可以进一步的交流。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的团队这几天都在非常的热情的来排演,我们等下仲裁的环节模拟仲裁。昨天我刚在那一个南京出席他们的江苏的仲裁周主要也是做那些涉外仲裁的,跟我昨天的角色有些不同,我昨天的角色是我是当其中申请人的代理律师,我们做的是ICC的仲裁,因为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ICC程序是什么样的,特别是关于仲裁范围的一定,所以昨天我们的展示大家都对于仲裁的程序是有比较顺利的了解,但是因为仲裁他毕竟是一个,我们说是当事人,也是一个私密涉的,是一个把握保密的程序,所以其实这些大家来展示模拟仲裁这些机会是非常宝贵的,也希望大家也包含一下我们的团队可能也是一样,学习一些港普,还有就是香港律师打官司,我这几年跟国内的朋友接触,大家都认为你们跟TVB那些剧是不是有些类似的,其实现实是有点像,也有点不像,等下大家可以看一看我们的同事的团队的风采,时间关系我今天到的分享可能要比较浓缩一点,有些话题可能没办法展开来说,但是作为这个话题其实是重点,而且我昨天也在江苏跟大家分享的其中一个题目落实承认这个仲裁的裁决,这个是一个很大的话题。首先跟大家来分享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就是香港的司法系统,香港的法庭是支持仲裁的,非常友善的。大家可以看这个数据,从11年到16年大家可以看得到香港法院批准执行仲裁裁决的总量是169个,其中没有执行仲裁裁决的只有三个,96个执行率承认率,这个说明了什么?其实香港就是一个仲裁友善的司法区域,这个案件是什么?其实跟仲裁不是很大的关系,但是我今天看到朋友圈大家也分享了。非常大的案子,大家可能也注意到,好像是24个高管他们都给判刑了。集体这样子的有些是无期徒刑,有些是三年,这个是非常大的,这个是什么案件?大家为什么跟仲裁有有关系,其实这个是一个经常我碰到的一些案例就是保全,香港做保全跟在国内做保全有一些不同的分别的,仲裁可以做保全吗?可以,我们是中间措施就是保全回顾,为了回持现状的一个措施。我们是怎么来做,其实那些原则也是一样的,企业发生一个状况,公安已经查封它的财产,各地的那些投资者它们都已经冲到那些公司的门市它的办公室来把它已经包围了,那些主管已经失踪了,那我们怎么做?我们的代理是中国银行的巴黎分行的一个案件巴黎分行他们接到这些消息就是公安已经是把我们的客户的子公司已经给它查封了怎么办,它们是很冤的,这样子的不知道怎么办,它是整个团队从巴黎飞到了香港。我们接到这个非常有挑战性的案例,在几天之内我们跑到法院查封7亿,那最后这个案件我们是成功把他所有的失踪的那些资金给查封,而且也是得到大部分的执行,这个说明了什么?如果你发现你的客户约定了仲裁,但是在仲裁没有进行之前或者是已经进行的一一个程度或者是已经立案,已经把文件整理好,甚至是的你还没有立案,只不过是有这个意思,你都可以跑到法院来申请先做保全,有些条件的这些条件就是这个企业这个被申请的对象,它肯定是需要你要来证明你的客户来证明,证明它什么要逃跑逃债的意图,具体的体现是什么?是去联系主管人员失踪了,而且你也看得到可能在一些它把它的财产移走,这个就是可以做的,他很多时候当事人或者是你的有些法务也好,或者是国内的律师同行找到我的时候已经是可能是在拖延到几个月,甚至是事情变化很大了,人去镂空的状况已经就拖延得很久了,这时候你再来进行这个保全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这个案例我就说明了这一点,仲裁同样是适用的。在香港你要找财产是可以的,我们是有个透明的,为什么这个跟仲裁有没有有没有关系?有。为什么我们现在一带一路很多的企业,它是用一个香港公司来持有一些股权,持有国内公司,国内公司在持有一个项目价值的架构,就很多时候如果涉及到一些社会的纠纷的话,大家都会选择把这个仲裁程序放在香港,这个我确实我们需要找到财产,如果财产是在香港,包括等下我就要介绍的,现在最火最火的一个在香港仲裁界也好,全世界的仲裁界也好,都在讨论的是我们团队也在跟锦天城团队一同合作的一个案子山东水泥这个案子,在仲裁界是引起了很大的一个热烈的讨论,这个我说是怎么来支持仲裁程序。如果在香港你真的要找到财产的话,其实是有很多的途径的,我们是有一个比较透明的财产登记系统,你可以找到我们的话,我们可以很短的时间帮你找到这个财产有钱,你把钱抓住了,你才慢慢的动,或者是可以逼他出来跟你和解。在仲裁的范畴,我们怎么样来支持仲裁程序,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条,大家可以有一个概念。45条是仲裁条例,这个是一个新的仲裁条例,新的仲裁条例有什么好?以前我们是分是在香港境内的仲裁,或者是有一个国际性质的仲裁,现在我们大部分不做一个区别,都是适用于同一套仲裁条例45条主要是说明是临时措施,就跟我说的那些资产保全或者是有一些临时措施来做一些什么,它特别的地方在于它是支持在香港或者是在香港以外地方展开的仲裁,任何的仲裁程序。他的目的是什么?这个是为了支持在香港以外的地方进行的仲裁程序,他的目的是为了便利与香港以外的地方均有管辖权的仲裁庭的程序,管辖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仲裁庭的管辖权给受到挑战的话,其实这个也是不符合仲裁的条例的。另外的35条,而是非常重要,你可以看到到临时措施,他的目的是ABCD这四种主要的我就做一个简述,主要就是要维持现状,如果要找到财产,先做一个保全,这个维持现状是非常重要,另外就保全什么证据非常重要的证据,大家可能会说仲裁庭它不是法院,如果被申请人它是有这些文件有相关很重要的文件,但是他不拿出来或者是已经被它销毁的话,那怎么样?有一些什么样措施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怎么可以做,我们可以跑到法院去申请我们这是有一个特别的法院,等下我会介绍这个法官,他会处理所有关于仲裁的一些申请,包括保全财产保全证据,还有就是要传召某一些在香港境内可以出庭跟这个案有关系的关键证人,他可以有这个权的,这个都是支持香港仲裁地在或者是境外的仲裁的一些我们说是一些措施,这是临时措施。司法实践,那这些今天可能没有很长的时间我来展开来说,但是大家根据这些案例可以看得到,这是仲裁不在香港,他做的那些临时措施都是支持在域外的,在香港域外的。仲裁土耳其、新加坡、日本、台湾、伦敦还有一些不相关联的第三方都要支持,他是怎么来支持也可以看得到最后案,它要求的一个案外的第三人,它是一家银行,为了协助保障仲裁的标的物就是一些财产,我们要最终财产,财产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那怎么办?可以要求案外的第三方一个银行来披露这些财产的所在。山东省还有中美能源,等一下我会再介绍。山东水泥是现在在中国济南,现在都是很近。我刚打高铁,我从南京过来的时候也路过济南,这是山东水泥是济南的一个很火的案例,在各地也有不同的一些案,这个是什么的案例,主要陈美兰法官大家要认识它在香港它是主要审理的仲裁相关案件的法官,所以大部分案件的判词都是由他来写的,它你肯定是要认识他,如果你也要做仲裁的话,这个案件是怎么样,是一个非常新鲜的案例,这个案例的判决是在今年的627号,是我们的团队做的,大家可能也留意到信息,因为这个公司有股权,那些职工要维权,他把公司改制由国有改到上市制度的时候,有一些股权的纠纷,那变成那些员工就要维权,那之后发起了一个很大的行动。这个案件其实说的比较简单的就是有一位它投资者,它已经是购买的那些职工的股票,而且他也拿到了一部分人的股权的来作为抵押,在这个抵押里头大家已经约定了,如果有任何和纠纷的话会在北京、贸仲仲裁那约定了以后这个是什么标的物最重要的就是变标的物是在香港的,公司是一家香港公司,所以如果在一般的情况来说你在国内诉讼,第一,他没有排除诉讼权排除法院管辖权,他是有一个有效率的一个仲裁协议,另外就是即便是你在仲裁立案以后,你仲裁庭他也没有一个保全境外的标的物一个能量权利,所以为什么当事人就找到了我们在香港来进行一个保全的措施。最后我们这是第一个案例,这是经典案例,我们拿到禁止令以外我们还拿到把这些股权托管了,托管给谁的托管给一个中立的第三方接管人,这些是专业的会计师来维持现状,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案例,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能可以留意一下,可以分享。那之后因为时间关系,我就简单的就说一说仲裁在香港执行,香港法院不会审查仲裁裁决里头它的理由,他只关注程序性,如果程序方面没有问题,都是按照当事人意愿来做的话,一般来说他都不会干预。

这个也是山东企业,就因为这个案件跟仲裁非常有关系,现在这个案件在上诉,所以现在一个我不知道最后结果是怎么样。它是一深圳上市公司,但是它在香港有H股的上市地位,它是有登记,它已经他是香港的H股,但它是什么?它跟外方有一个协议,之后它们有争议在香港仲裁,从仲裁以后他们输了,仲裁裁决人家拿来在香港执行,他执行什么,在香港什么财产都没有没有,它只有一个上市地位,那对方他来怎么执行都没有财产。对方的说法他就说,因为你的上市地位很值钱,现在这个壳值多少钱吕律师肯定会知道是上市公司,如果是在上市公司一般的合同,如果是主板的话六个亿是可以变现的,但是它只是一个H股的上市地位,这个可以是一个财产。在这个案子里头,法院没有作出裁判。他认为H股所谓的商事地位是不是是构成一个财产,它觉得好像有点远,但是它认为如果对方你找不到其他财产,你来香港把它申请清盘,对于高管来说,它是一个说服力它财政没有问题,它是有钱的,怕的不是那些资不抵债的公司,它是有钱,它拒不应诉,他拒不付付款的话,那这个得到法院很大的批评。

最后这个是夏利世法官,这个老外大家也认识,它说它认为你来香港拿了H股的上市地位以来香港,你是国内企业,即便选择在香港没有一些可供执行的明显的财产,但是你来香港我们国际金融中心,你享受了我们的好处,你就要尊重我们的司法,我们的司法是怎么,刚刚我说尊重什么尊重仲裁,这个是一个仲裁裁决的执行吗?也不是,你不是没有钱?那你为什么不履行?也没有撤裁,撤裁也不成功,那为什么你拒不履行?所以他就拒绝了申请,,现在这个案件还在打,说明它因为有钱,它把钱交到法院里头去,就是你不用告我清盘,但是我我觉得这个原则有问题,我跟香港都没有关系,你跟你在香港为什么要申请我清盘,我猜的这个案子,除非他们和解,否则的话可能会到达到终审法院的。这是一个公司法的一个原讼法庭的法官,但如果达到了终审庭的话,这个是一个很非常重要的案例,为什么法官他特意在他的判词里头有这么一段,我们就翻译了,主要就是对于有些国内企业的一些批评,他说你在香港,你想想享受了我们好处,你要付出代价,你也需要尊重我们的司法。这个案件我知道,在国内也引起了一些关注,为什么最近财经杂志的一个记者也在反问我们,也在反问我在问我你们下律师是怎么样看这个问题,我就看现在这个是第一轮,第一个回合谁胜谁负,现在还没有定论,大家关注一下,如果有任何的一些新的状况的话,可能我可以跟大家再报告一下。另外这个就我不多说就主要如果你不接受仲裁庭的一个传召的话,你可以坐牢的,这个是今年的情人节的这个人接到这个法庭的命令要坐牢就是因为他不尊重仲裁庭的裁决。214号的判决,皇家豁免我不多说了,因为时间关系,但是中美能源这个案件是说明什么?大家有没有知道我们香港在97年之前是还是英国的殖民地,在香港的普通法底下是有一个皇家豁免权的,就是如果我们针对的执行对象是一个英女王的英属的机构的话,她们有豁免权的,97年后已经回归,有没有一些国企享有同等的这样子地位案最近也有人提出来就说这个适用还是不适用。这个其实是基于他的事实来做一个认定的。因为当时候案子是中美能源本身,它借它时候因为我也认识了他的律师,它跟它很熟悉,他们拿着他也跑到北京去找了国务院,也跟港澳办也谈了老半天,也跟律政司也谈了老半天,说这是国企来的不可以执行的,就往皇家豁免的那,最后就介于中美能源能源,它是大家可以看得到的,他是一个独立于中央政府的国有机构,属于个别的法律实体,所以除非在很特殊的情况之下,国有企业才能够代表中央政府办理事务,所以他是失败的,这样子的主张。所以在这个案子里头也说明了一下,不是每一个国企都可以享有豁免权的这个事要也要看事实的,最后送大家一个礼物,我刚跟大家也分享了。今年的6月份,我们香港的立法会通过了这个条例,实施日期还没有定下来,但是我觉得会改变香港仲裁界的事态,我觉得也是为了支持一带一路的发展的,以后我们有很多的诉讼,也可以找第三方资助,希望大家可以跟我们线上线下也可以好互动交流,谢谢各位,谢谢!

徐凯怡:我想问一下大家,在座各位有没有案情背景如果有的话,我们可以减少一些时间,我鼓励大家先看一看这个案件背景,否则的话就不知道他们来谈什么。我们接下来庭审模拟仲裁当然可能有点区别,但是这种就是我们普通法下的盘问。我了解国内的仲裁或者是国内的诉讼,比较强调书面的证据,证人的供词可能香港是非常重视,所以等下会展示一下盘问的技巧,还有怎么来逼这个证人要承认某一些事实,大家也可以做裁判,认为证人有没有给已经我们说是盘问盘傻,我之后如果有时间的话,也会争取简单的解读一下第一幕,我们可能时间关系就是我们会减少一点的,首先介绍一下我们的第一幕,我们主要会重点去展示第二和第三幕,主要展示的就是证人在庭上被盘问的过程,在香港普通法体系下盘问会给予对方一个机会,去质疑这个证人的可信度,那么接下来大家会看到第二幕是关于申请人的专家证人被盘问的过程下面第二幕开始。

模拟仲裁庭

仲裁员:现在我们传召申请人的专家证人王国民出庭作证。王国明先生请坐。你今天参加庭审的目的就是就一些专业的问题,对于仲裁庭提供协助,你知道你的角色吗?今天是申请人传召你过来的,在程序上,申请人的代表律师会先问你一些问题,那之后被申请人的律师他会盘问你,那如果在盘文过程之中有任何的问题产生,而且申请人的律师希望对你进行在疑问的话,他会提出疑问,还有在这个过程之中,随时我们,我作为仲裁厅可以对你提出提问,如果你在这个过程之中关于这些问题你有不清楚这些问题的话,你可以提出发问,你可以要求发问者澄清,如果你不要求澄清的话,就被会视为已经是完成,知道这些问题,你就要回答这些问题。对于这个程序,王先生你明白吗?以下就有请申请人的代表律师,请开始。

申请人代理人:谢谢。王先生,请你先看看你在本案提交的专家报告,在你面前的文件夹当中,请你翻到右上角有一个页码,请你翻到第106页。  

专家证人:已经翻到了。

申请人代理人:好,你看到文件上写有王国明的专家报告的副本。这是你本人签字出具的专家报告的副本。

专家证人:没错。

申请人代理人:你可以确认内容是准确,是根据你专业知识作出的吗?专家证人:我确认。

申请人代理人:尊敬的仲裁庭,我的主问结束。

仲裁员:被申请人。

被申请人代理人:王先生,你好,我是代表被申请人的律师,我有一些问题也想问你,请你打开你的报告。第218页。

专家证人:已经打开。

被申请人代理人:这里是有关你作为专家证人的属实申述你看到了吗?在属实申述里面你签了字,你确认你是知道你对仲裁庭是负有责任的,特别你要独立地协助仲裁庭对吗?

专家证人:对。

被申请人代理人:好,既然如此,第一个想问你的问题就是在本案的申请人聘请你作为专家证人的时候,你是认识本案的申请人吗?

专家证人:申请人,你指的是申请人本草医药是吗?

被申请人代理人:没错。

专家证人:我跟他们没有任何业务上的来往。

被申请人代理人:王先生,你跟申请人的董事总经理李小丽女士认识吗?

专家证人:是认识的。

被申请人代理人:你们是怎样认识的?

专家证人:我们以前是同学。

被申请人代理人:同学,是那一年呢?

专家证人:都很久了。

被申请人代理人:多少年之前呢?

专家证人:真的是太久了,我真的不记得。

被申请人代理人:王先生,你说太久的事情你不记得,那么我就跟你谈谈最近期的。你读的大学是美国的哈佛大学吗?

专家证人:当然了。

被申请人代理人:李小丽女士也是读美国的哈佛大学,我向你指出你根本就不是太久不记得,而且你跟李小丽女士根本就有密切的关系,你们之间不单单是认识,其实上你和他根本是小学中学,还有大学的同校校友,你同意吗?

专家证人:这个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你说密切的关系,什么是密切的关系?

被申请人代理人:那么我跟你谈谈在美国哈佛大学的事情,你跟李小丽女士都是在1985年到1988年在美国的哈佛大学念书是吗?

专家证人:你说八几年,就是已经30多年前了,我怎么还记得呢?

被申请人代理人:那么大学大概有多少个香港的留学生?

专家证人:很多,我想应该大概200到300人左右。

被申请人代理人:王先生我再向你指出你跟李小丽不单只是大学的同校友,你跟他在大学的时候根本交往过,你们经常都会在校园会员里面约会的,是吗?

专家证人:哈哈,这个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况且我交往过的人有那么多,我分手以后通常都会很快投入到下一段感情中,所以我都不是太肯定。

被申请人代理人:那么中学呢?你同意你们是中学的校友吗?王:她读的是哪一家中学?

被申请人代理人:不如你告诉仲裁庭你是读哪一家中学?

专家证人:史蒂文生书院。

被申请人代理人:那么史蒂文生书院一班有多少人?

专家证人50人左右吧。

被申请人代理人:你在史蒂文生书院读了多少年?

专家证人:我想想看,我记得我应该没有留班的,所以我念到中六就去了美国留学。

被申请人代理人:我向你指出,王先生,你跟李小丽女士中一到中六都是同班同学,一班50人,你们做了六年的同班同学。

专家证人:我不肯定。

被申请人代理人:我再向你指出,你跟李女士根本就认识超过十年,当中三年你们还交往过,这个你们不单单是年少时以及商事的关系,你们根本还有密切的关系。

专家证人:我跟你说过了什么,是密切的关系,但是你说我跟刘小丽曾经是同学或者曾经交往过,我都不敢否认,但是你说的这些跟我作为本案的专家证人的独立性是毫无影响的。

被申请人代理人:王先生我向你指出基于你在仲裁庭开庭之前根本没有向仲裁各方披露你跟李小丽女士的关系,而李小丽女士是申请人的董事总经理,你已经是严重违犯违反了利益冲突的规则,因为你与本案中仲裁各方是存在这个利益冲突,所以你是否确实具备专家证人的必须有的独立性已经成疑。

专家证人:不,我跟你说,你看香港是这么一个小的城市,我跟某某曾经是同学或者是交往过,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我和申请人在业务上是没有任何来往关系的,所以不会影响到我作为本案专家证人的独立性。

被申请人代理人:尊敬的仲裁庭,之后被申请人还会做出一些陈词,但是被申请人的立场,是基于王先生跟李小丽女士有密切的关系,它已经是它的证言的独立性,还有可信性,已经是严重成疑,仲裁庭是不应该接纳的。

申请人代理人:尊敬的仲裁庭,申请人就反对被申请人对王国明专家的独立性的指控,有关的指控不仅仅是突然而来,而且完全没有事实根据,这些指控我还要就这些指控从申请人取得一些指示,但是假设真的是存在同学关系,我有两点想指出的。第一,申请人质疑被申请人的动机,申请人不明白,为什么被申请人到今天才将所谓的指控抬到仲裁面前,是被申请人一直以来都知道王国明跟李女士所谓的同学还有前度的关系,特意今天才提出来,还是被申请人刚刚才知道这件事呢,被申请人是没有交代过的。第二,仅仅是20多年前的同学或者是恋人的关系,怎么能对王先生的独立性造成影响呢?

仲裁员:被申请人,你没有陈词。

被申请人代理人:仲裁庭,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王先生。王先生,你在专家报告里面针对的问题是假设这个案子里面的合同是没有被违约终止,申请人在剩余的三年半里面的合同期能够获得的利润应该会是多少是吗?

专家证人:是的。

被申请人代理人:你在专家报告里面对于申请人的未来盈利的预测,你做了一些分析是吗?

专家证人:对。

被申请人代理人:你的分析主要是以合同期的第一个月到第六个月的销售利润数据作为基础去估计申请人的未来盈利的水平是吗?

专家证人:我看看,我是根据合同期头六个月的销售和利润的数据来估计申请人在相关的三年半中,就是2015年的6月1号到2018年的12月31号所得出的利润。

被申请人代理人:好,在计算未来的利润损失的时候,你的专家报告还采用了不同的依据,其中的一个就是涉案的药品的销售量每年都会有一个10%的增长,你同意吗?

专家证人:同意。

被申请人代理人:这个依据,你是怎么得来的?

专家证人:其实我是参考过世界各地不同财经机构对于中国内地的经济增长所做出的调研,尤其是有关人口分布和老龄化消费能力,以及就是对涉案药品的类同的药品的需求所作出的调查。

被申请人代理人:这一些都海外是机构的一些经济报告吗?

专家证人:是的。这些经济报告的副本我已经附在我的专家报告后面了。

被申请人代理人:王先生,我向你指出你所说的10%的年增长的预测根本是完全不切实际的。

专家证人:你听我说,你说的这个10%其实并不是最乐观的预测,这只是一个平均数,我参考过各国的数据。对于内地的经济增长其实由最低的5%到15%不等。

被申请人代理人: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参考过内地最权威的经济报告,那份报告里面对内地的经济增长的预测是经济增长将会回迟在6.5%到7%这个合理的水平,你知道吗?

专家证人:我当然知道,你看我已经写进去了,但是你看任何的报告,里面的数据也会有推测的成分,而且你说的这个权威的报告是作为国家机构所作出的报告,他采取的态度保守一点一点都不出奇。但是我是为了得出一个可信的数据,所以我是很全面的从不同的渠道去收集了不同的数据,然后再做全面的分析,所以你看这里国内的经济年增长幅度很大可能会高于6.5%到7%这个水平的。

被申请人代理人:那么去年国内的年增长是多少,你可以告诉仲裁庭吗?

专家证人:我想想,应该是8%。

被申请人代理人8%,去年就是8%,今年还没完结,但是很多的经济学家都会认为今年的经济增长表现会被去年的差,你同意吗?

专家证人:你说的这是部分经济学家的意见,不能做准的。

被申请人代理人:王先生,我想你指出你所说的10%的年增长,根本就是你个人的猜测,是毫无事实的依据的,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国内权威,还有就是官方机构对经济增长预测所提供的数据,也没有考虑过国内过去还有现在的实际的经济增长数据,你同意吗?

专家证人:你刚才是不是没有听我说话,莫律师。我已经说过了,我已经考虑所有的资料所有的信息了,有些的比你说的是一个更高的百分比率。

被申请人代理人:尊敬的仲裁庭,我的盘问结束。

仲裁员:申请人有没有陈词?

申请人代理人:没有复问了。